嫡妃重生,挚爱夫君慢慢宠(涅凰)最新章节_嫡妃重生,挚爱夫君慢慢宠全文阅读

涅凰 2018-11-08 阅读





永历二十二年,帝驾崩,宫变,众皇子为夺位各显其能。
 
    皇九子顾明瓀因其母家宁国公府握有兵权且得多位重臣支持而稳居宫中,其余皇子则奔走离散在宫外。
 
    今日距永历帝驾崩已有半月,朝纲大乱,新帝无法即位。
 
    准新帝顾明瓀此刻焦急地在乾云宫走来走去,他设了一个局,今夜是收网的时间。
 
    若是成,则那群乱臣贼子将全军覆没,他将于三日后正式登基。
 
    是以,一向稳重一点他才会失态,整个人焦灼不安。
 
    突然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顾明瓀一喜,“可是捷报传来?”
 
    转过身去却看见了一张国色天香的俏脸,他一愣,随即换上一副温柔的面孔道:“璃儿,你怎么来了?”
 
    来人是宁国公府的嫡女,现在国公府兵权所有者苏锦璃。
 
    闻言她展颜一笑,魅惑十分,吐出的话却让顾明瓀心悸不已。
 
    “我来看看九哥哥怎么死!”
 
    “璃儿,你这是什么意思?”顾明瓀已经变了脸色。
 
    因为他隐隐听到了殿外有厮杀声。
 
    “你好生看看我之前给你的虎符。”见他惊慌,苏锦璃眸中闪过一丝畅快,好心的提醒道。
 
    她话音刚落,顾明瓀便已经从广袖中掏出了“虎符”,他连忙掰开它,果然
 
    是假的!
 
    它的中间并没有暗刻皇室的姓氏“顾”字。
 
    顾明瓀手一软,“咣当!”一声,假虎符落在了地上。
 
    “璃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待我?”顾明瓀闭眸沉痛质问道。
 
    “我们明明说好的,你助我登基,我许你后位。”他继续道。
 
    “哈哈哈!”苏锦璃听他这样说,不仅大笑出声。
 
    她笑得肆意极了,面上却不见半分喜色,眉梢眼间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悲愤、凄然。
 
    “璃儿,你到底想要什么?”半晌,短兵相接之声已经近在耳畔,顾明瓀明白自己已再无翻身的机会了,便问出了他心头最大的疑惑。
 
    他母妃是苏锦璃的亲姑姑,他与苏锦璃自幼青梅竹马,她一直恋慕着自己。
 
    就算在母妃和外祖父的阻挠下嫁给了老七,却依旧对自己情深义重,为自己做了不少事。
 
    为何,她现在会背叛自己?
 
    他真的是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那个以自己为天真单纯表妹会这样算计一番。
 
    “我想要我的夫君和未出世的孩儿,你能把他们还给我吗?”苏锦璃讥诮道。
 
    顾明瓀一惊,她她这是在为老七报仇?
 
    就在他怔忡间,苏锦璃厉声道:“你不能!”
 
    她突然自袖中拿出一把匕首,顾明瓀大惊,“你要杀我?”
 
    孰料苏锦璃勾勾唇,不屑道:“我怕脏了我的手!”
 
    “你若还有几分傲骨,就自行了断吧!”
 
    顿了顿,她闭眸道:“就当是我对自己十年痴恋的最后柔情。”
 
    顾明瓀见有人往里闯,凄然一笑,接过了匕首直直插进了自己的胸口。
 
    听到利器入肉的声音,苏锦璃才睁开眼睛,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顾明瓀,她的神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
 
    有迷茫,有爱,有恨,有悔,更多的则是大仇得报的酣畅淋漓。
 
    只一瞬,她将烛台一推,整个乾云宫顿成一片火海。
 
    夫君,孩儿,我来寻你们来了



苏锦绣一僵,随即强自镇定道:“姐姐说的是。”
 
    虽然极力掩饰,她的回答还是底气不足,看着甚是勉强。
 
    “妹妹认同我的观点便好。”苏锦璃半挑着眸子道。
 
    锐利的目光刺得苏锦绣心狂跳不止。
 
    “妹妹可有什么要给姐姐说的?”苏锦璃审视地望着苏锦绣。
 
    苏锦绣呼吸一窒,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难道她发现了?
 
    可是自己做的那般隐秘,并未留下任何马脚呀!
 
    故而虽然心里极为害怕,苏锦绣还是梗着脖子道:“没有。”
 
    话音刚落,苏锦璃的眸中便燃起了怒火,直接一拍桌子呵斥道:“给我跪下!”
 
    苏锦绣一颤,许是苏锦璃的气势太过于迫人,她居然神使鬼差地跪了下去。
 
    待意识到自己都做了些什么的时候,浓浓的绝望瞬间涌上了苏锦绣的心头。
 
    完了!完了!完了!
 
    此时苏锦绣只有脑海中只充斥着这一个词。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苏锦璃淡淡道。
 
    她的声音明明很轻,此时听在苏锦绣的耳中却如恶鬼索魂一样恐怖。
 
    虽然心悸不已,苏锦绣却还是选择了咬紧牙关不承认。
 
    苏锦璃冷冷地望着跪在自己身前的苏锦绣,等着她开口。
 
    等了片刻,她还是垂首不语,苏锦璃的眉头蹙得更深了,开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
 
    是以鸦雀无声的屋内除了呼吸声就只剩下无规律地“咚!咚!咚!”声。
 
    这无形中又加强了苏锦绣内心的恐惧,不一会儿她背后的衣衫便湿透了。
 
    她很想一五一十的给苏锦璃交代了,可是一想其霸道记仇的性子便止住了那个念头。
 
    她想,只要她咬着不松口,苏锦璃没有证据就也不能将她怎么样。
 
    可惜,她的如意算盘早被苏锦璃摸的一清二楚!
 
    觉着时间差不多了,苏锦璃收了敲桌子的手,长叹一声道:“妹妹呀妹妹!枉你自诩聪明,居然做出此等蠢事!真是可悲可叹!”
 
    “你可明白我的笄礼对我、对国公府有多重要?爷爷提前那么久便开始着手准备衣物首饰,还专门请了我舅母来操持。”
 
    顿了顿,她略加强了语气。
 
    “你以为真的只是因为爷爷偏爱我吗?不,那是因为笄礼的好坏事关我国公府的颜面!”
 
    “而你!勾结那魏紫鸢破坏我的礼裙就是在帮着外人害我和整个国公府颜面无存!”她厉声道。
 
    闻言苏锦绣瞪圆了眼睛,她她居然都知道了?
 
    “勾结外人残害姊妹是为一罪,死不承认则是二过。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既然你不肯说实话,那我就将莫护卫和你一同送到松义院去禀了爷爷吧!”苏锦璃有些疲惫地闭眸道。
 
    苏锦绣在听到她说到“莫护卫”时身子猛得一颤,而后眸中仅余的希冀也彻底消失了。
 
    听到苏锦璃要禀报给老国公,她顿时吓得魂不附体。
 
    老国公有多宠苏锦璃她是知道的,若被他老人家知道自己不死也得脱层皮!
 
    见苏锦绣面色煞白,目光绝望而呆滞,云阳便知道她是真的怕了、慌了。
 
    心里暗叹苏锦璃好手段的同时,面上则是故作姿态,好心为苏锦绣指“明路”。
 
    “苏二小姐,还不快给你姐姐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不然若是被老国公知道了,你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闻言呆滞的苏锦绣一个激灵,连忙磕头道:“我说!我说!求姐姐莫要将此事告知给祖父!”
 
    得到满意的答复,苏锦璃几不可见地弯了弯唇,而后睁开眼。
 
    她一脸失望,痛心道:“绣儿妹妹,你让我怎么说你好?”
 
    “罢了,咱们乃一家所出的亲姊妹,我也不愿看你受罚,就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吧!”她无奈道。
 
    闻言苏锦绣对她甚是感激,连忙磕头道谢:“多谢姐姐!”
 
    “好了,莫要行这些虚礼了!你且一五一十将礼裙被毁的事给我交代了!”
 
    “若是再有半句谎话,你就莫怪姐姐心狠了!”苏锦璃咬牙,眸中满是细碎的寒光。
 
    苏锦绣连忙应了,而后一五一十的将来龙去脉告知给了苏锦璃。
 
    原来,她与魏紫鸢早就相识,前几日约着出去赏梅,不经意间透露出了那日在普光寺被苏锦璃欺辱的事。
 
    她听得义愤填膺,便想着为其出一口恶气。
 
    汀璃院的防卫森严,苏锦璃的一切用度更是由青月几人全权负责,其余下人压根没有靠近的机会。
 
    是以,她压根寻不到下手的机会!
 
    当魏紫鸢再次给她下帖子请她喝茶时,那绿柳给她讲了个故事来消遣。
 
    就是一个贵族小姐为人霸道刁蛮,总是欺压家中姐妹和别家小姐,结果最后遭了报应,笄礼上她的礼服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莫名其妙地散开了!
 
    颜面扫地,众人却纷纷叫好,说那是上天的惩罚。
 
    而那小姐经了此事后,也改过自新,变得温婉和善了。
 
    因为苏锦璃的笄礼马上开始,所以听了故事她便起了心思,屏退了下人们和魏紫鸢说了。
 
    魏紫鸢初时说不妥,后来在她再三规劝后才帮她出谋划策。
 
    她说让礼服散开会毁了苏锦璃,她们只是想对其小惩大诫,弄脏礼裙即可。
 
    收买看守衣服的护卫是魏紫鸢教的,往月华锦礼裙上洒陈茶亦是她教的!
 
    “糊涂呀!苏二小姐,人家这是把你当刀使呀!”
 
    苏锦绣说完前因后果,苏锦璃沉着脸,云阳率先开口。
 
    闻言苏锦绣面色顿时变得难堪起来,而后眸中迅速闪过一丝愤恨。
 
    显然,她也意识到自己是被魏紫鸢利用了。
 
    苏锦璃暗自给云阳递了个眼神,云阳起身亲切地将苏锦绣扶了起来。
 
    而后才语重心长道:“苏二小姐,人心难测,你以后还是多几分防备心的好!”
 
    “莫要再傻乎乎地被人利用做出伤害自家姐妹的事了!”
 
    “臣女明白了!”苏锦绣红着眼圈感激道。
 
    “傻姑娘!”云阳嗔了句,而后指着面无表情的苏锦璃小声对苏锦绣道:“还不给你姐姐赔罪!”
 
    经过这么一出,苏锦绣此刻对苏锦璃多了几分真正的尊重和敬畏。
 
    听了云阳的话,她毕恭毕敬地给苏锦璃行了大礼赔罪。
 
    “妹妹蠢笨被人利用做出了伤害姐姐的事,还请姐姐原谅。”
 
    “你明白了就好!起来吧!自家姐妹不用如此!”苏锦璃微蹙着眉叹息道。
 
    待苏锦绣起身,她又道:“此事到此为止,我不会再追究什么了,只希望你以后能长点心!”
 
    “你我出身国公府,自幼便享尽荣华富贵,可同样,我们的一举一动也时时刻刻被人盯着,一不小心便会被有心人拿捏算计,以此来毁国公府的脸面!”
 
    苏锦璃的面上多了几分无奈,这话是在惊醒苏锦绣,可又何尝不是真话?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选择放过苏锦绣这次。
 
    她不想因姐妹不和而惹得众人讥笑国公府。
 
    更何况,她这个妹妹也不是池中物!
 
    在前世,她可是最终斗倒顾明瓀那位最宠的侧妃
 
    若不是她放火自焚了,想来怕是会看到苏锦绣成为下一个宠冠后宫的苏贵妃!
 
    这样的人,能拉拢最好,拉拢不了也不可得罪了,与其为敌。
 
    苏锦绣可不知苏锦璃心里那么多曲曲弯弯,她此时只因着苏锦璃大姐姐般的提醒教诲而心里一暖。
 
    对于苏锦璃的示好,她是又羞有愧,她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姐姐的恩情!
 
    正在这时,云阳将那姐妹俩的手拉在了一起,巧笑嫣然道:“事情都说清了便好,你们姐妹俩以后可要携手共进,莫要再让有心之人有机可乘!”
 
    苏家姐妹俩皆是一僵,而后相视一笑,心里都多了几分温情。
 
    苏锦璃反手将云阳的手一扣,变成了三人的手交叠,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怎么?说好的姐妹携手,你还想逃?”
 
    “你个促狭鬼!”云阳嗔了一句。
 
    而后三人望着叠在一起的手,都大笑开来。
 
    正在这时,知春突然进来道:“郡主、小姐、二小姐,还请移步大宴处!即将开席了!”
 
    三人面上的笑都散了,眸光都变得锐利起来。
 
    知春不明所以,只得重复道。
 
    这次苏锦璃才点点头,“我知道了,这就随你过去!”
 
    而后一行人便随着知春到了大宴,一进场,苏锦绣便与苏锦璃和云阳分开。
 
    她喜笑颜开地移步到了魏紫鸢身旁坐下。
 
    而苏锦璃和云阳则去了老国公身旁入座。
 
    她们一入座,众人便纷纷来祝贺苏锦璃。
 
    无论谁来,苏锦璃都笑盈盈地应了,一点都不见往日的娇纵之气,惹得众人疑惑不已。
 
    但碍于笑的眼睛都眯起来的老国公就坐在苏锦璃身畔,倒没人敢提出质疑。
 
    就在众人都祝贺完归座之后,突然来了两个身份尊贵的不速之客。
 
    微怔后,众人齐齐行礼:“臣(臣女)参见七皇子、九皇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因着是来送礼的,二人皆是摆摆手就让众人起来了。
 
    二人看也没看其他人,径自走到了苏锦璃身旁。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