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房客最新章节列表_我的美女房客林诗曼全文在线阅读

无色界定 2018-11-08 阅读





林诗曼像是被我的举动吓到了,努力挣扎,说道:“你干什么,疯了吗,快给我松手!”
 
    “自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我每天晚上满脑子都是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你满足我一次好不好?”我满脸通红,激动万分,紧紧搂抱住林诗曼,不让她挣脱,甚至一只手已经按住了她的胸,隔着衣服玩弄她胸前的饱满。
 
    即便有裙子和文胸阻隔,依旧能感受到那种丰盈挺拔和柔软,让我身体有了强烈的反应,正好贴在了她的翘臀。
 
    林诗曼没法挣脱,脸色变得很难看,说道:“肖凡,你别这样,我是有老公的人,我是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你快松手,再不松手的话,我要叫人了!”
 
    即便现在我们身处的位置比较偏僻,视线所及,看不到游客,但心里也很清楚,那些游客就在附近,要是林诗曼真的叫出来,我就完蛋了。
 
    我心中犹豫了几秒钟,最终理智战胜了欲望,最后在她柔软的胸上狠狠捏了一下,才依依不舍的把她放开。
 
    林诗曼像是受了惊的兔子,当我松开之后,便立即转身通红着脸跑开了。
 
    我怔怔站在原地,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这一次的表白彻底失败了,说到底是自己太冲动了,根本不懂得循序渐进,估计是把林诗曼吓坏了吧。
 
    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有和林诗曼独处的机会了。
 
    我悻悻的回到他们休息的地方,林诗曼已经坐在了王忠文身边的石头上,她看到我赶紧转过了脸,脸色依旧有些红。
 
    不过看样子她并没有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王忠文,只见王忠文笑着对我说道:“房东,真是谢谢你了,帮诗曼找到了耳环。”
 
    我有些尴尬,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没事,都是邻居客气什么。”
 
    众人休息了一阵,起身和导游汇合,我跟在众人身后,心里有些做贼心虚,不想多说话。
 
    林诗曼也有点魂不守舍,王忠文说什么,她只是“嗯”或摇头的敷衍,大多数时间保持沉默,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我们刚才在密林中发生的事。
 
    反倒是杨明和曹宇轩这对基佬,一路上有说有笑,曹宇轩还不时在杨明身上轻轻拍打,引得游客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二人。
 
    和导游汇合后,导游又带我们看了一系列景点。
 
    不知不觉天黑了下来,我们就在山上订了酒店,明天一早和导游汇合。
 
    众人玩了一天都累坏了,在酒店一楼吃了顿饭。
 
    其中只有我和王忠文喝酒,其他三人不喝。
 
    虽然王忠文酒量不行,但看得出他是一个比较好酒的人。
 
    林诗曼三人吃完饭便上楼回房间了,我和王忠文还继续碰杯。
 
    二人都喝多了,王忠文醉醺醺的说道:“房东,我比你大几岁,叫一声肖老弟你介意吗?”
 
    我说不介意。
 
    他又说:“别看我老婆长得漂亮,对我却有点冷淡。”
 
    “她对你不是挺好的吗,怎么冷淡了?”我疑惑的问道。
 
    王忠文苦笑,说道:“我是指夫妻生活那方面,你懂吧?肖老弟,我也不瞒你,其实我……我每次时间都很短,不能满足诗曼,我估计这才是真正的原因,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让时间变长的?”
 
    显然,王忠文已经喝多了,居然跟我聊起这种话题。
 
    不过他自然不知道,夫妻二人平常的生活都在我监控之中,他那点本事,我还不清楚吗?
 
    我说我还没结婚,也没遇到过这个情况,劝王忠文可以多多锻炼身体,吃一些补肾的营养品。
 
    我们东拉西扯,聊了很多。
 
    一箱喝完了又点了一瓶白酒。
 
    最后我俩都喝的晕头转向,迷迷糊糊中我都不记得是谁结账的,只是和王忠文勾肩搭背的上楼,然后进了房间,耳边似乎还有迷糊的女人声音传来。
 
    我坚持不住了,一下子倒在了床上,然后便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在我半睡不醒的意识中,我感觉到有人好像为我拖鞋,盖被子,那种感觉真的很温暖很幸福。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周围一片昏暗,只有洗手间的灯还亮着,提供了一些光亮。
 
    然后我就看到和我一起躺在床上的王忠文。
 
    他睡得很香,鼻息声呼噜作响,像是打雷一般,让我有些傻眼了。
 
    为什么王忠文会和我睡在同一张床上?
 
    难道二人喝多了酒,一起回到我房间睡觉了吗?
 
    正当我纳闷间,我就看到了床边打地铺的林诗曼。
 
    我浑身一震,突然意识到了,这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王忠文夫妇的房间。
 
    大概是因为我和王忠文都喝醉了,直接到了他们房间睡觉,而林诗曼一个人没法抬动我,就只能让我睡在他们的床上,而她选择打地铺。
 
    此时林诗曼睡得也很熟,刚好侧着身面对着我这边。
 
    她身上就盖了条薄薄的毯子,大半个身体都露在外面,让我得以看到穿着睡裙的她那丰腴曼妙的曲线。
 
    芊细光滑的玉臂就放在脸旁,似乎做了什么美梦,嘴角还带着甜甜的笑意,紧闭的双眼睫毛低垂,显得很长,也很动人。
 
    因为侧睡的姿势,胸前的两团被挤到一处,我很轻易的可以看到衣领下那深深的沟壑和两团雪白柔软。
 
    一时间我心头火热,有如此佳人在身边,而且他老公一副烂醉如泥的样子,我要是不做点什么实在觉得有点对不住自己。
 
    我看了看床上的王忠文,又看看地板上睡着的林诗曼,一颗心砰砰跳了起来。
 
    我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偷偷摸下了床,小心翼翼的躺在了林诗曼身后,然后从背后一把搂住她。
 
    那芊细柔软的腰肢便被我紧紧搂住了。
 
    “老公,睡觉……别胡闹……”林诗曼被我惊醒了,不过她并没有睁眼,而是迷迷糊糊的回应了一声。
 
    我原本心里还十分紧张和忐忑,但听到这话一下子松了口气,反而欣喜不已。
 
    林诗曼居然把我当成了王忠文,这难道是上天赐给我的机会吗?
 
    我的手马上伸到了她胸口,抓住了一团饱满,那种柔软细腻,一手掌控不住的美妙触感,让我当即有了强烈的反应,就贴在她翘臀上。
 
    我抬头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林诗曼似乎有了感觉,脸色红了,还要推开我,一边迷糊道:“我今天累死了,下次吧……好好睡觉……”
 
    我兴奋不已,哪里理会她的话,一口咬住了她的耳垂,用舌头挑豆,原本在胸口的那只手已经伸进她的衣领。



“本来我想找你出去吃夜宵的,这样吧,陪我去吃夜宵,你请客,我就原谅你。”张婷笑眯眯的说道。
 
    我还以为是什么苛刻的要求,听张婷这么说,便笑道:“那行,没问题,不过等我先洗把澡。”
 
    “嘻嘻,太好了!”张婷兴奋的居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我洗完澡就和张婷一起下楼吃夜宵。
 
    我们选了一家烧烤店,张婷还点了几瓶啤酒,说道:“吃烧烤哪能不喝酒,对不对?”
 
    我们边吃边聊,不一会已经将刚才发生的事抛诸脑后。
 
    我忍不住问道:“你晚上去酒吧上班了吗?”
 
    “是呀,怎么了?”张婷吃着烤肉串。
 
    “这么早就回来了?”
 
    “又不用唱一夜,每晚两个多小时,就可以下班了。”张婷笑着问道:“你想不想去我工作的酒吧看看,顺便听听我唱的歌?”
 
    “没兴趣。”我撇了撇嘴,喝了口酒。
 
    没想到张婷撅起了小嘴:“你这个男人还真是没趣,怪不得直到现在还只能和五指姑娘作伴。”
 
    见张婷生气了,我便敷衍的笑道:“那下次吧,下次你上班的时候去看看。”
 
    张婷酒量不大,两瓶啤酒已经差不多了,我喝了四瓶。
 
    吃完,我付了账,二人一起沿着路边走回去。
 
    一阵风吹来,感觉特别凉爽,张婷张开了双臂,眯着眼露出沉醉的微笑:“好舒服呀!”
 
    好久没有和女孩子一起散步了,这种感觉似乎还不错。
 
    我随口问了一句:“我昨天看到了你的吉他,为什么不换一把新的?”
 
    “没钱呀,要不等我下个月生日,你送给我?”张婷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看着我笑道。
 
    “我跟你又不熟,干嘛送你吉他。”
 
    “切,真小气。”张婷和我并肩而行,目光看向了天上的星星,脸上的笑意消失了,眼神的变得深邃而认真起来:“实际上这把吉他是我读高二的时候,我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她知道我的音乐梦想,希望我能努力坚持去追寻,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把吉他。而我爸爸是一名音乐老师,也是我音乐的启蒙导师,他年轻时也有梦想,但最终不得不面对现实,所以我要带着爸爸的那份鼓励和寄托,一起追寻我们共同的梦想。”
 
    张婷的一番话让我有些感动,忍不住说道:“你有一个好父亲,教你音乐,教你坚持梦想,真是令人羡慕。”
 
    “是呀,别人也羡慕我有个好爸爸,只是可惜,他已经不在了……”张婷收回看向天际的目光,声音低了下来,神色也有些暗淡。
 
    听到这话,我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向她道歉,说不该聊这个话题。
 
    张婷脸上又绽放出一丝美丽的笑容:“没事呀,我喜欢和别人聊我爸。不说我了,说说你呢,你爸做什么的?”
 
    “我爸是做土建工程的,两年前接手一个五千多万的大项目,结果大楼质量不过关,因为局部崩塌砸死了七八个人,项目也砸了,赔的倾家荡产,我爸承受不了打击,最终跳楼自杀了,留下了几套房子给我。”我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告诉了张婷。
 
    实际上,这些话我连林诗曼都没告诉,或许是张婷的单纯活泼,以及对梦想的执着,让我信任了这个女孩。
 
    又或者自己喝了些啤酒,借着酒劲说出了这件风尘心底很久的伤心往事。
 
    张婷露出了同情和怜悯之色:“不好意思呀,没想到你和我一样,也没有爸爸了。”
 
    “没关系,随便聊聊而已,我早已看开了。”
 
    “你妈妈呢?”张婷追问。
 
    “我初中的时候她和别的男人私奔了,从此我再也没见到过她。”我神色暗淡下来:“事实上,初中那会,我爸忙于工作,为了这件事,好像我妈和他天天吵架,动不动把家里的东西砸的稀巴烂,这样的女人……不配做我的母亲。”
 
    我咬了咬牙,握紧了拳头。
 
    张婷显然没想到我的身世这么可怜,眼中露出歉意之色,她不知道怎么安慰我,微微叹了口气:“我比你好点,至少我还有妈妈……”
 
    “不说这些了,早点回家吧。”我深吸一口气,渐渐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加快了脚步,
 
    “你慢点,等等我呀!”身后传来张婷的声音和脚步声。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悠扬婉转的吉他声和动听的歌声吵醒了。
 
    我揉着睡意惺忪的眼睛打开了卧室门,张婷正盘腿坐在沙发上,弹奏着那把意义非凡的木吉他,嘴里还一边唱着:“也许迷途的惆怅,会扯碎我的脚步,可我相信未来会给我一双梦想的翅膀,虽然失败的苦痛已让我遍体鳞伤,可我坚信光明就在远方……”
 
    张婷的歌声时高时低,时而激昂时而宁静,抑扬顿挫,无比的空灵和透彻,给人一种直击心灵的震撼。
 
    或许这首歌正代表了她内心深处的想法,唱的深情款款,似乎完全沉浸在音乐的世界中,浑然不觉我的出现。
 
    我看着张婷白皙美丽的面容,修长光滑的美腿,和深情弹奏唱歌的模样,一时间心神荡漾了一下,也被她的歌声带了过去。
 
    直到一曲终了,我才反应过来,情不自禁的为她鼓掌。
 
    张婷也才意识到我的出现,笑道;“不好意思,把你吵醒啦!”
 
    我笑了起来:“你唱的真好,不亚于那些歌星了。”
 
    听我这么说,张婷反倒不好意思了,羞红着脸笑道:“是吧,所以才让你到酒吧听我唱歌嘛。对了,我给你买了早餐,豆浆油条小笼包,你快趁热吃吧。”
 
    我刷牙洗漱过后,吃起了张婷买的早餐。
 
    张婷说道:“中午的时候一起吃个饭吧,今天周末,我还请了诗曼姐和她老公。”
 
    听到林诗曼要一起吃饭,我心里有些兴奋。
 
    中午的时候,我们选在商业街一家中式餐厅的包厢。
 
    林诗曼和王忠文坐一边,我和张婷坐对面。
 
    点菜的过程中,林诗曼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我的眼睛。
 
    菜上齐了,张婷露出灿烂的笑容,举起酒杯说道:“今天要多谢谢诗曼姐,姐夫,还有我们的好房东,让我成为这里的一员,来,我敬大家一杯,干杯!”
 
    林诗曼以茶代酒,举起了杯子,我和她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她急忙又躲开了我的目光。
 
    席间,林诗曼起身去了趟厕所。
 
    我喝了一些酒,酒劲上来,涌起一股冲动,立马跟了出去。
 
    她刚走到厕所门口,我就叫住了她:“林老师!”
 
    林诗曼脚步顿住了,扭头诧异的看向我。
 
    “你知不知道这两天我有多想你?”我上前认真的问道。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