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花落泪如雨最新章节_大希衍_风吹花落泪如雨在线阅读

大希衍 2018-11-08 阅读





傍晚时分,夜凉如水。
 
    一群不速之客忽然闯入民宅,个个黑衣墨镜打扮,他们的到来瞬间让整个屋子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为首的男人戴着银狐面罩,看不清样貌,露出来的那张薄唇十足的性感,让人忍不住遐想到适合接吻,他闲适的靠坐在椅子上,面前跪着一位五十多岁的老男人,不停地哀求。
 
    “风少,求求您再宽限几天,欠您的钱,我一定想办法还……我一定想办法……”
 
    他的压迫感太过浓重了,传闻中阎家这位风少爷是个麻木无情的狠角色,对自己的亲生父亲都下得去手,绝对是个冷血动物。
 
    老男人战战兢兢,翻来覆去就是这么几句哀求,在他面前显得十分苍白无力。
 
    “再宽限几天?”阎风忽然笑了,让人不寒而栗:“再宽限几天,你认为你能跑哪儿去?”
 
    “风少,我不敢跑了,我错了,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求您……”
 
    “坏我规矩是个什么后果,你应该清楚。”
 
    此话一出,老男人只觉得心尖猛地蹿出一股骇意来,吓得说不出话了。
 
    阎风往不远处的柱子后面扫了眼,简单的一个手势,身后的保镖便走到柱子后,把两个女人拧了出来。
 
    不,应该是一个女人和一个女孩。
 
    阎风的眼神在女人身上一扫而过,落在了女孩身上。
 
    她看上去好小,十五六岁的样子,仿佛是从画里钻出来的精灵,宁静美好、不染纤尘。
 
    似乎是感觉到被强烈注视着,她缓缓地抬起了头。
 
    四目相对,阎风微愣了下。
 
    好一双楚楚动人的眼睛,雾气氤氲,黑幽幽的。
 
    她有点呆,眼底并无惧意,正常人一眼就能看出,她似乎有点傻。
 
    阎风嘴角微挑,来了点兴致:“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没有回答,一旁的女人立马护在了她身前,颤声回道:“风少,她是我妹妹,叫白欣雨,是个创伤性应激障碍症病人。”
 
    “创伤性应激障碍症?”阎风眼眸微眯,目光如炬的打量着女孩,抬手敲了敲椅子扶手,忽然起身:“今晚我不想动手,这傻子带走,你若早点凑够了钱,她就少吃点苦头。”
 
    跪在地上的老男人浑身一僵,双眼浮起一圈儿老泪来,没敢说半个不字。
 
    “不可以!她还小!你们不能带她走,她不能受到惊吓,我跟你们走,不要碰她……”
 
    女人吓得拉着妹妹连连后退,转身拔腿就跑,但没跑几步就被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截住了,扬手就劈晕了她。
 
    看见姐姐倒在了地上,白欣雨古井无波的小脸上终于有了神色,伸手推了推她,粉嫩的小嘴里吐出一个字:“姐。”
 
    她的声音分外好听,就像小鸟儿在叫一般,听在耳里受用的紧。
 
    其中一名黑衣男准备把她拧起来,阎风走了过去,弯腰半蹲在她身旁,伸手掐了下她的脸:“原来小傻子会说话。”
 
    然而没想到,白欣雨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张口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嘶-”阎风的手顿时见了红,被她咬破了,完全没料到她会是这种反应。
 
    身后的众手下立即杀气腾腾的围了上去。
 
    “小……小雨!”老男人吓得裤裆一热,尿了。
 
    白欣雨时常会屏蔽危险,只知道有人欺负她姐姐了,她要护着。
 
    松口,擦了把自己的嘴,她小声说:“你才是傻子。”
 
    阎风睨了眼被咬出两排可爱牙印的手背,眼眸深了深,唇角弧度上扬,朝着身后扬了下手:“有意思。”
 
    众手下收了家伙。
 
    他伸手在她口袋里摸了摸,准确的摸到了女孩的手绢儿,然后擦了下被她咬伤的手背,把沾了血迹的手绢儿随手扔在了地上,再次抬手掐她水嫩的脸蛋:“会咬人的小狗,调教起来才有意思。”
 
    白欣雨并不是傻,当然听得懂好赖话,避开他的手,立即怼了回去:“你才是狗。”
 
    她伸手去捡地上的手绢,被阎风一把拍掉了:“脏了。”
 
    她执意要捡,阎风一把将她提了起来,拽着就往门外走,然后就形成了这样一幅画面,男人身姿挺拔,信步走着,女孩撅着小屁股拼命的要从他手里挣脱。
 
    “我的手绢,放开我……”
 
    她挣扎的厉害,阎风竟然妥协的丢出句:“给你买新的。”
 
    女孩不依,奋力的抠他的手,抠不开就咬。
 
    阎风哪是个有耐心的主啊,扬手就劈晕了她,往肩上一扛,迈腿往车走去。
 
    身后众手下全傻了眼。
 
    那个大的也不赖啊,风少的口味这是怎么了?



他沙哑的问:“不跟你姐姐跑了?”
 
    白欣雨白他一眼:“你又不准我跑。”
 
    “她要是反对你嫁给我,怎么处理?”
 
    白欣雨被问住了,垂眸想了下:“我成年了,自己的事自己可以做主。”
 
    “好,不愧是我的人。”
 
    两人谈的投入,门外的人转身悄悄离开了。
 
    白欣冉有点失神,阎风受伤的事她听护士说了,刚才病房里的一番对话,她也都听见了。
 
    小雨是真的长大了,不再是那个事事都要她操心的孩子了,她一时还有点不习惯妹妹这样的变化,她没想到,像阎风这样的男人,竟然会对小雨这般用心用情。
 
    说实话,这对她的触动实在有点太大,刚才小雨问阎风‘你不会后悔?’其实这也是她担心的,小雨单纯,认死理,娶了她若是不能长长久久,今后发生个什么变故,小雨肯定承受不住那样的打击,再说阎风的背景实在太过复杂,血雨腥风的,小雨跟了他,到底是福还是祸?
 
    她皱眉想的入神,有人忽然扶住了她的胳膊,转头一看,牧北那张扑克脸出现在她眼前,张口就是冷冰冰的警告:“别特么生幺蛾子,没把你从临香阁带出来,还没这么多屁事儿。”
 
    白欣冉右手有枪伤,挂在脖子上,左手被他搀扶着,刚想挥开他,男人的火爆脾气就上来了。
 
    “你特么肚子里是老子的种,要是有个什么闪失,老子弄死你。”
 
    曾经白家也算是小有名气,作为白家大小姐,她学的都是上流社会的礼数,从小端庄得体,她是真没见过比眼前这个男人更粗俗的人了,忍不住就皱了眉。
 
    “牧先生,其实胎教很重要,您能不要在我的范围内张口闭口就是‘特么的’‘老子’之类的口头禅吗?”
 
    牧北被噎了一下,女人说的确实有道理啊,他干咳两声,开口有些别扭:“……真麻烦,我尽量改改。”
 
    白欣冉没想到他会这么好说话,侧头看了他一眼,他一身病服,神色憔悴,明明长得眉清目秀的,可是一张口说话,简直让人大跌眼镜,要是闭着眼睛不看他,绝对会以为他是一个满脸横肉、挂着络腮胡子的粗野男人。
 
    在她盯着他走神的时候,牧北摸摸鼻子,耳垂红了,语气也柔了:“你妹妹和阎风的事,你就不要瞎掺和了,阎风肯定亏不了她,不知道多少女人想做阎太太,他都不给机会,你妹妹这是傻人有傻福。”
 
    白欣冉抿唇不语。
 
    牧北扫了眼她的肚子,接着说道:“那啥……在他出生前,最好去把证领了,私生子可不好听。”
 
    “什么证?”白欣冉一愣,再次看向他。
 
    “当然是结婚证啊。”牧北的神色又不好了:“难道白大小姐希望自己的孩子生下来就是私生子?”
 
    白欣冉瞳仁一颤,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
 
    从醒过来她就一直在考虑要不要这个孩子?身边的亲人一个个失去,她比任何人都要懂得生命的可贵,拿掉这个孩子,她是真的不忍心。
 
    “你给老子闯了这么大的祸,阎家老子是回不去了,还好这些年存了点积蓄,可以把你父亲的公司盘回来,一个公司该怎么运营,你从小跟着你父亲耳濡目染,应该比我有经验,公司盘回来后,你帮我打下手。”
 
    闻言,白欣冉被震撼的不轻:“你说什么?”
 
    “把你父亲的公司盘回来,你帮我管理,我做甩手大掌柜,要是亏了,我们就再找阎风借高利贷,反正你妹妹是他的人,还不还无所谓。”
 
    这话题跳跃性太大,白欣冉完全跟不上套,被他扶着往病房走,就听某男人憋着笑,兴奋的蹦出句:“老子对做阎风的姐夫,很感兴趣啊。”
 
    “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粗暴?”
 
    “OK,老子尽量改。”
 
    “……”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