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全文免费阅读_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最新章节列表

青衫隐 2018-11-08 阅读





我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双腿,从森蚺嘴里拔出来,陈丹青哭喊着冲了过来。
 
    “陈博……”
 
    我笑眯眯的张开双臂。准备迎接她的合理冲撞。没想到她到了我前面突然顿住。
 
    啪……
 
    她扬起手。打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
 
    我愣住了,她满脸怒火的盯着我,一字字的说道:“你为什么骗我?”
 
    我这才想起来。当初我跟她们说。自己要去找食物,其实我偷偷溜去了古蔺他们那里,把所有人带上了不归路。
 
    估计陈丹青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生气了。
 
    “你知道我快担心死了吗?”陈丹青跺脚怒视着我,看意思还想上手。
 
    苏姗笑盈盈的插进我们两个之间。冲陈丹青说道:“他是个男人,他必须自己扛起所有的风雨。他不告诉你们真相,应该是怕你们为他担心吧!”
 
    “可是……可是……”陈丹青鼓鼓嘴巴,有点底气不足了。
 
    聪明如她。怎么会想不到这么浅显的道理。刚才打我一巴掌,只不过是在发泄她担惊受怕的情绪罢了。
 
    “哼!”她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我一把拉住了她:“你还有理了你!你给我老实站着。说,你为啥不听话,自己跑出去?”
 
    “我乐意!”陈丹青双手抱胸,倔强的看着我:“你这是跟表姐说话的态度吗?家规你忘了?”
 
    “家……”我轻轻吐出这个字。我们两个同时恍惚了。
 
    炊烟袅袅的乡村。热热闹闹的集市。我们……有生之年……还能再次见到吗?
 
    陈丹青的目光渐渐柔和起来。伸出手,轻轻抚}摸我脸上挨巴掌的地方。
 
    “小博子,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大家以后什么事情都商量着来好不好?”
 
    我拽拽的瞪了她一眼,指指自己被她打过的脸:“小蛋蛋,以后不要这样做了,大家以后有什么事情商量着来好不好!”
 
    陈丹青听出我故意把丹丹念成蛋蛋,悄无声息的伸出手,在我的手臂上拧了一把。
 
    我夸张的叫了一声,她嫣然一笑,笑着笑着,眼泪却掉了下来。
 
    以前我们两个上学的时候,经常重复这种小把戏,可是现在,却有点苦中作乐的味道。
 
    我蹲下去,开始切割那头森蚺。
 
    森蚺的皮坚韧无比,我切割的很吃力,苏姗蹲在我的旁边,不停的帮我擦汗,崇拜的说道:“你真了不起,怎么会想到用这种办法杀死它?”
 
    “经验!”我臭屁的回答。
 
    “你躺下去,应该是害怕它绞住你吧!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那么肯定,它会从你的脚开始吞噬,如果它从你的头开始吞噬的话,你不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吗?”
 
    我笑了笑:“我躺下去的时候,双手抱住了头,使整个头部看起来比较大,所以它必须选择从较为细的腿部开始吞噬!”
 
    苏姗眼睛亮亮的:“你真是个聪明的男人!而且……强壮……”
 
    陈丹青在旁边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屑,我终于把这条森蚺的皮完整的剥了下来,手都磨出泡来了,累得我直接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不但强壮,而且坚强!被蛇活活吞入,想想都让人害怕呢!”苏姗的声音好听,说的内容也让人蛮喜欢的。
 
    这女人温柔的话,崇拜的目光,简直比起红牛还要提神。
 
    我感觉所有的疲累,都随着她春风化雨的话一扫而空,爬起来卷起森蚺的皮,淡淡的说道:“所谓坚强,只不过是苦难磨出来的茧子而已!”
 
    “哈哈,你这个bi装的,我给你满分!”
 
    陈丹青这句话让我翻了翻白眼,我正要呛她两句,忽然激灵了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让我离开转身。
 
    那头我曾经见过的巨大野猪,从几棵树后面转出来,懒洋洋的朝着水边走去。
 
    它走了几步,可能是森蚺的血腥味道刺激了它,它转头看向了我们。
 
    “快跑!”我毫不犹豫的拉起她们两人,撒腿就跑。
 
    野猪的反应比较迟钝,停顿了片刻,然后快速的向我们追来。
 
    它庞大如小山的身躯,在地上踏出咚咚的震动,水鸟纷纷飞起,我们三个急忙跑进了密林。
 
    我拉着她们,专挑茂密的树丛钻,野猪撞倒树木的声音不绝于耳。
 
    折腾了好一阵,身后终于安静了,两个女人靠在树上,脸色刷白的喘息,我心里无比的懊恼。
 
    如果我动作再快一点的话,今晚就有肉吃了。
 
    自从上了这个荒岛,我就一直都没吃过肉,嘴里都淡出鸟来了!
 
    特么的这头野猪,估计这时候正在糟蹋森蚺肉呢!我想了想,把她们两个送到了密林的边缘,让她们自己回去等我,我再回去看看。
 
    两人对刚才那只野猪的凶悍,心有余悸,说什么也不让我再回去。
 
    我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行!我必须弄死它!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
 
    “你二不二啊你!跟一头猪较什么劲啊!”
 
    两人死拉活拽的把我弄回了岩洞,我们休息了一会,开始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
 
    我把所有人都死了的事情讲了一下,当然并没有说出这是我的设计,然后征求她们的意见,我打算让那四个留守的女人,和我们一起生活。
 
    那些人惨死的情景,一直像一块石头,沉甸甸的压在我的心上,我既往不咎了,打算好好照顾那几个女人。
 
    她们自然没有异议,这个话题一致同意之后,我开始第二个议题。
 
    我告诉她们,我打算搬家,我找到一个更适合居住的地方,让大家搬过去。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必须要辛苦一段时间。
 
    那四个女人过来之后,再加上苏姗,我们一共有九个人了,这间狭窄的岩洞,很明显不够用了。
 
    之前我和苏姗沿着石壁回来的时候,我看到过一块石头平台,我觉得那里非常适合搭建一栋房子。
 
    背靠着石壁,减少了风雨袭击的威力,而且附近有水源,下面就是密林,取得食物更加的方便。
 
    之前安琪说过,一个澳洲小哥徒手在丛林里建造了一栋房子,那个视频我也看过,其实那个澳洲小哥盖房子的手法很赞,就是选择的地点不对。
 
    要建造一栋房子,对于我们来说,确实蛮辛苦的,木材还好说,最重要的是砖瓦的烧制,那个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这是势在必行的事情。
 
    我带着她们,去了一趟海滩,把众人的死讯告诉那四个留守的女人,问她们愿不愿意跟着我。
 
    她们自然毫无异议,接下来,我们开始清点她们的物资。
 
    当初我们被古蔺抢走的东西,现在全都回来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他们自己的物资,这些东西在窝棚中日晒雨淋的,已经非常破烂了,平时扔大街上都没有人要,可是在这荒岛上,这些都是无价之宝。
 
    比如一面镜子,只需要两元就能买到,可是如果在荒岛上,想自己做一面的话,首先必须要有玻璃,玻璃是用石英砂烧制的,岛上不缺,可是烧制玻璃的火焰温度,必须达到六千摄氏度,这个就根本无法满足了。
 
    一件已经发霉的衣服,上面的布料或者来自于某个小作坊,可是要想自己做这样一块布,我们在岛上永远都不可能完成。
 
    唯一遗憾的是,登机管制太多,刀具铁器什么的根本就不能带上来,所以我们的物资之中,没有最需要的铁器,除了我的斧子,就只有几块不太大的飞机残骸,我珍重的收藏了起来。
 
    清点完物资,我把盖房子的事情对她们说了一下,这个需要大家的协同努力,同时给她们做了分工。
 
    现在,我是岛上唯一的男人,也竖立起了绝对的权威,对于我的分配,她们全都没有异议。
 
    把这一切事情搞定之后,我爬上靠近海边的石壁,在朝着大海的方向,用石块开始固定东西。
 
    镜子,腰带扣,飞机残骸的碎片,所有表面平滑的东西,被我摆放在石壁上面,用石头卡住。
 
    “你这是做什么?”萧宁儿心疼的看着那面镜子,刚才她就眼巴巴的望了拿镜子好久了,估计是非常想留下来。
 
    “这是求救信号!”我对她们解释道:“这些东西会反射日光,让过往的船只和飞机注意到!虽然机会很渺茫,但是我们还是要努力传达求救的信息!以后,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每天要在这里升上一堆火,让浓烟传达我们存在的信息。”
 
    “我想提醒的大家的是,我们永远不要放弃回去的希望!记住,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家!”
 
    海风吹来,吹走了女人们抽泣的声音,她们远远眺望着海天一色,那里,是否也会有人翘首望着天涯,等待着她们的归来……



神农扑棱着翅膀,对着果实上看下看的,就是不动口。
 
    当然这也不是它第一次这样了。我也很习惯的按着它的脑袋。把它的鸟喙掰开。拿过果实,打算撕下一块丢进它的嘴巴。
 
    但是我没想到,这果实居然……比特么502还厉害。
 
    我的手触碰到果实。就感觉黏黏的,再想放开已经是不可能了。那果实牢牢的粘在我的手上。怎么都弄不下来了。
 
    这是果实还是强力胶啊。
 
    我无语的用力甩手,怎么也甩不下去。最后还是她们帮着我,用石片刮了好一会,总算把果实弄下去了。可是我手指上还糊着一层。非常的不舒服。
 
    安琪烧了一锅热水,让我把手放进去洗一洗。
 
    我抓了两块粗粝的石头,把手伸进热水。一边洗一边用石头搓,费了好大劲。才把这胶水处理的差不多了,只有一些残留在指纹里面。估计要磨损一段时间才能弄下来。
 
    我让李美红给我找了两块木板,把果实抹在上面。把木板合在一起,用石头压了起来。
 
    过了大概半小时。我拿出木板一看,两块木板牢牢的粘在一起。怎么都弄不下来了。
 
    我的眼睛发光了,这特么好东西啊!纯天然的强力胶,这比可以直接吃还要有用。
 
    我们并不缺食物,缺的就是这种日常生活用品,要是早的有这种东西,我相信我们的木屋会更加的坚固。还有陷阱的布置啦,还有制作一些生活用具啦,都非常管用。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这果实胶水,可以帮我做出现在最想要的东西。
 
    弓箭!
 
    我已经把那个女人的长弓拆开,详细的研究过了。
 
    这弓非常的简陋,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就是一根树枝用弓弦绑好,利用弓体的弹性来发射箭支。
 
    她的弓弦,应该是一种动物的兽筋,经过晒干鞣制而成的。这个我相信自己也能做到。
 
    至于她所采用的箭支,那就更不值一提了,我觉得我能比她做的更好,尤其是现在有了强力胶水的情况下。
 
    “啊……你看……”
 
    萧宁儿忽然惊呼了一声,我转头一看,她正在用一根小树枝触碰那个果实,可是现在,小树枝并没有粘住树枝,随着树枝的触动,朝着一边滚动。
 
    我急忙走过去,用手试着触碰了一下果实,这次再没有粘在手上。
 
    应该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氧化之后,果实就失去粘性了吧,大部分的胶水也都是这样。
 
    我试着拿起了果实,入手微弹,有点小皮球的感觉,我来了兴致,往地上用力一扔,想看看它到底能弹起多高。
 
    轰的一声巨响,吓了我一大跳,萧宁儿尖叫一声扑进我们的怀中,女人们纷纷从木屋里跑出来。
 
    就见到我搂着萧宁儿,我们两个的身上,沾满了晶莹的果肉,地面,有一个浅浅的凹坑。
 
    “啊……好粘啊……怎么办啊……”萧宁儿伸手去摘除身上的果肉,可是那些果肉却牢牢的粘在她的身上,怎么也弄不下去,她急的满脸通红,连连跺脚。
 
    没办法,只能是烧热水用石头搓了。
 
    陈丹青带着萧宁儿去处理她身上的果肉,萧宁儿哭喊的声音不停从屋里传出来,我坐在地上,盯着那个凹痕,和苏姗研究起来。
 
    “这个果实很有意思啊!”苏姗从地上找到一块果肉,外面已经氧化成了光滑的,她拿起来,用石头小心的切开,里面的果肉,依然还含有粘性。
 
    我们两个反复试验,最后总结了一下,这个果实刚刚剥开的时候会有非常厉害的粘性,可以用来做强力胶,但是氧化之后,表层就会失去粘性。而这个时候,这东西遇到剧烈碰撞之后,就会爆炸了。
 
    原理是什么我们也搞不清楚,但是这玩意的这种特性,完全可以让我们做土炸弹!
 
    假如找一些碎石,粘在果肉的外面,等果肉表面自然氧化失去粘性之后,用力投掷出去,果肉会爆炸,外面的石头会飞出去,威力肯定相当的不小。
 
    我来了兴致,也顾不得处理身上的果肉了,站起来告诉苏姗,我再去拿点果实。
 
    这次,苏姗坚持要和我一起去。
 
    不止她,陈丹青和琳娜,也都要一起去,说是人多力量大,可以多带一些果实回来。
 
    我们吃了点东西,我把那个黑女人身上又多加了几条长藤捆绑,把她丢进了我开凿出来的洞穴,带着女人们出发了。
 
    苏姗坚持要带上神农,我问她为什么,她凑近我的耳朵,小声告诉我,她始终还是怀疑神农。这段时间,她不打算让神农离开自己的视线了。
 
    好吧,其实我也是看这厮不顺眼好久了,要不是萧宁儿和安琪实在太喜欢这货,我确实想把它吃了。
 
    自从上岛进密林之后,我就养成了一个习惯,走过的地方都会留下标记。所以我们很轻松的就找到了那颗大树。
 
    几个女人对于这棵异乎寻常的大树,也是啧啧赞叹了一会,我摘了好多的花朵,她们编织成了花环,戴在了头上,恍如一个个林中女神。
 
    苏姗举着火把,进入了黑女人所居住的树洞,我也好奇的跟了进去。
 
    这里面简直让我们震惊,虽然挺狭窄的,可是里面有床有小桌子,都是利用树体掏空的时候巧妙做成的。小桌子摆着用果壳做成的碗,里面还有半碗清水,清水上面居然还漂浮着花瓣。
 
    床头摆着几个野兽头骨,看上去像是豹子之类的大型猫科动物,这个女人却是蛮厉害的。
 
    我们两个细细的搜寻,想要找出关于这个女人身份的蛛丝马迹,但是很遗憾,除了一根小小的木笛,我们没有发现任何特殊的东西。
 
    我把那根木笛凑到唇边,吹了一下,声音非常的怪异难听,有点像是文明社会中,一种叫做尖叫鸡的玩具发出来的声音。
 
    我看着苏姗,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这种乐器是哪里的特产。
 
    我们两个一无所获的拿着木笛出来,陈丹青已经爬上了大树,开始摘那些果实。
 
    看到她骑在树枝上,我心里莫名的温馨起来,记得小时候,她家有一颗柿子树,透过我的小窗子,就能够看到她爬上树摘柿子。
 
    已经……好多年了啊……那个,就叫做回不去的从前吧……
 
    细藤编织的大网兜,装了七八十颗果实,我们抬着往回走。
 
    这一路上,我和苏姗始终留意着神农,它并没有表现出半点的异常,不过,这反而更让苏姗怀疑。
 
    苏姗说,一个聒噪的家伙忽然安静下来,不是心虚,就是在酝酿着什么。
 
    被她说的,我也变得越看神农越可疑了。
 
    “神农,你有没有女朋友?”我开口问道。
 
    神农看了我一眼,昂起头,一副不屑鸟我的样子。
 
    我告诉萧宁儿,让她来问,看看神农怎么回答。
 
    萧宁儿狐疑的看着我,我没对她解释,只是告诉她按我说的去做。
 
    因为我和苏姗都在怀疑一件事情,神农其实并不像它所表现出来的那么神奇,居然拥有思考的能力。
 
    有可能它所说的话,都是事先有人教它的!
 
    但是这个想法也确实让人细思恐极。如果这个推测是真的的话,那个教神农的人,该有多么高的智商,才能预判到我们的对话,并且提前教给神农。
 
    这似乎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这个让人越想脑子越乱,我索性不再去想,两只眼睛在树木间梭巡,想找适合做弓的材料,我记得以前在武侠小说中无意中看到过,古时候的人用的弓,叫做拓桑弓,也就说用拓桑做的,不过这里面也找不到桑树,我一边走一边拽下一些树枝试验,最后找到一种木材的弹性还不错。
 
    我相信,有了那种果实胶水帮忙,我的弓肯定要比黑女人的弓穿透力强大的多,只不过,这还需要一根好的弓弦。
 
    这密林里面的藤类随处可见,但是我觉得长藤的弹性比较差,暂时不予考虑。
 
    动物的筋还是首选,在柔韧性方面,这个远远超过了长藤。
 
    我脑子不停的转着,想着关于弓箭和土炸弹的事情,不知不觉就回到了木屋。
 
    回去以后的第一件事,我就是跑到洞穴那里,看了看黑女人。
 
    她蜷缩在地上,因为长久处于黑暗之中,对于我们带进来的光线,有点不适应,微微眯起眼睛,怨毒的瞪着我。
 
    我掏出木笛,在她面前晃晃,她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张开嘴巴想要说话,却很快就闭上了。
 
    看起来,这笛子对她蛮有意义的,我蹲在了她的身边,把笛子伸过去,托起了她的下巴。
 
    “有什么打算没有?”
 
    女人茫然看着我,我感觉她应该是听不懂我的话,索性把木笛送到了她的面前。
 
    黑女人愣住了,似乎怎么不会想到,我居然这么轻松的就把木笛给她了…………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