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心底口难开无删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爱在心底口难开完整版全文在线

生菜 2018-11-08 阅读





顾凉夕自顾自地吃完碗里的菜,然后放下筷子,微微一笑:“我吃好了,你们慢用。”
 
    她正要起身离开,旁边的顾母猛地用力按住她的手,脸上的笑容已经淡了下去:“小夕,不要任性。”
 
    顾凉夕疑惑:“妈,我怎么任性啦?”
 
    不待顾母开口,她又笑道:“我不像你一样讨好他们霍家父子,你就觉得我任性,难道又要我跪下来像当年那样求他们一样原谅吗?”
 
    “住口!”顾母脸色大变,一巴掌扇在了顾凉夕脸上。
 
    顾凉夕白嫩的脸庞立刻变得一片通红。
 
    她被打得歪了头,立在餐厅的佣人用一种嘲笑的目光偷偷看她。
 
    她再次成了霍家的笑话,一如五年前那个夜晚。
 
    那天她和顾母第一次来霍家,尽管她一直小心翼翼的,结果还是不小心打碎了霍阑母亲最心爱的花瓶。
 
    霍夫人早已离开人世,她的一切遗物对于霍阑来说都弥足珍贵。
 
    霍阑大发雷霆,对顾凉夕说了很多难听的话,逼着她跪在霍夫人的遗像面前磕头赔罪。
 
    顾母没有替她说一句话,反而呵斥她毛手毛脚,帮着霍阑让她说了无数遍“对不起”。
 
    霍阑居高临下地睨着她,说了两个字:“真贱!”
 
    从此顾凉夕就和他结了仇,两人见面必定不对付。
 
    后来霍阑出国,顾凉夕高兴得一夜没睡,恨不得他永远别回来。
 
    可惜他还是回来了。
 
    顾凉夕的脸颊火辣辣地疼,余光瞥到霍阑面目表情地看着她,目光沉沉的,令人捉摸不透。
 
    明明是他也是当事人,却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
 
    在他眼里,她现在这个样子一定很可笑吧?
 
    顾凉夕冷笑一声,她绝对不能在霍阑面前示弱!
 
    她冲霍阑挑衅地笑了一下,又看向顾母,手放在唇边做了一个拉链的动作,表示自己会乖乖闭嘴,然后转身,干脆利落地离开了庄园。
 
    外面正下着滂沱大雨,风夹雨毫不留情地打在顾凉夕身上,冻得她瑟瑟发抖。
 
    可她宁愿冻死,也不愿意回到霍家受那份屈辱!
 
    从庄园到市区的这段路既没有地铁,也没有公交车,打车软件又因为大雨而取消了订单。
 
    顾凉夕攥着手机躲在树下,想等雨停了再走。
 
    夜色又黑又浓,阴沉沉地笼罩着天空。
 
    顾凉夕冷得直跺脚,正想着要不要冒雨跑回市区,突然一辆车停在她身边。
 
    司机撑着伞走到顾凉夕面前:“顾小姐,X先生叫我送你回去。”
 
    顾凉夕后退了几步,警惕地看着他:“我不认识什么X先生。”
 
    其实她知道X先生就是一直给她匿名送快递的那个男人。
 
    不过他怎么知道她在这里?难道他一直派人跟踪她?
 
    司机见顾凉夕不肯上车,便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先生,顾小姐不信任我,不愿意上车。”
 
    顾凉夕:“……”
 
    司机刚挂断电话,顾凉夕就收到了X先生的信息:“上车,没有人会伤害你。”
 
    明明只是一串文字,却好像有种稳定人心的力量。
 
    顾凉夕有些犹豫要不要上车。
 
    雨越下越大,一道闪电突然劈了下来,天空像是被什么撕裂开一道大口子。
 
    顾凉夕咬了咬牙,终于坐进车里面。
 
    “你肯定知道X先生是谁吧?”她试图套司机的话。
 
    司机嘴巴很紧:“顾小姐,请不要为难我,我也没见过X先生。”
 
    顾凉夕只好作罢。
 
    也不知道这个X先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骚扰她?
 
    看他的架势,肯定很有钱。



黑色劳斯莱斯幻影在道路上疾驰狂奔。
 
    车里的气氛很沉闷。
 
    霍阑双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脚下油门猛踩,没有看顾凉夕一眼,而顾凉夕也没有闹,只是默默地坐在副驾驶上。
 
    过了十多分钟,霍阑猛地踩下急刹车,车子停了下来,顾凉夕不由地往前倾,又被安全带拉回了座位上。
 
    “霍阑,你到底想干什么?”顾凉夕不高兴地说。
 
    她想要下车,被霍阑攥住手腕,又被他扣住后脑勺,微凉的薄唇堵住了她的嘴唇,灵巧的舌头强势撬开了她的牙齿。
 
    “唔唔唔……”顾凉夕心里有气,双手拍打着霍兰的肩膀。
 
    霍阑的动作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狂热粗暴,含着她的舌头使劲吮吸,又把那两片粉唇咬来咬来。
 
    顾凉夕陡然生出一种要被他吞掉的错觉。
 
    “不许你嫁给他!”霍阑喘着粗气,眼睛暴红,深沉的眼眸翻涌着惊涛骇浪,“顾凉夕!你是我的!不准你嫁给贺嘉宁!”
 
    “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顾凉夕又气又委屈,用力推着他的肩膀,“你不是觉得我放浪吗?你不是怀疑我欺骗你吗?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很讨厌眼前的这个混蛋,她却控制不住地被他牵着鼻子走,心里充斥着一股又酸又涩的感觉。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她很怕霍阑突然说:“蠢货,没想到你又上当了,我只是在耍你而已。”
 
    所以她不敢承认喜欢霍阑,不敢答应他的求婚,生怕一切都是幻想,到头来又要忍受别人的嘲讽和羞辱。
 
    看着顾凉夕委屈的模样,霍阑心里也不好受,捧着她的脸说:“你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吗?我现在就带你去做手术。”
 
    什么?
 
    顾凉夕脸色一变,猛地推开他,讥讽地笑了:“原来你还是不相信我!呵,够了,我真是受够你了!”
 
    “你不肯流产?你要生下这个野种?”霍阑的眼神变得有些可怕,死死地盯着她的肚子,像是恨不得把那东西挖出来一样。
 
    顾凉夕立刻护住腹部,警惕地看着他:“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这孩子是我的,跟你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霍阑阴沉沉地说:“正是因为和我没关系,所以他才不能留下!”
 
    “你疯了!”顾凉夕愤怒地骂了一句,“霍阑,我现在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不喜欢你,一点儿都不喜欢!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再来找我,我们之间一刀两断!”
 
    这番话把霍阑刺激得不轻,一张俊脸冷如寒冰,语气森冷道:“你休想!”
 
    他再次蛮横地吻住顾凉夕的嘴唇,动作比刚才更加粗暴激烈,大手撕开了顾凉夕的婚纱,不住地在她身上游走。
 
    顾凉夕又疼又难受,强忍已久的眼泪终于滚滚而落。
 
    “你放开我!你住手!”她呜咽着推搡身上的男人。
 
    霍阑充耳不闻,像发狂的野兽,从嘴唇吻到下巴,又在她的锁骨处咬了两口,大手用力揉捏着想胸前那两团软肉……
 
    顾凉夕说得没错,他疯了,都是被她逼疯的,他不能忍受这个女人和别的男人结婚生子!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