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柔情难相忘免费阅读分享|最是柔情难相忘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江心月影 2018-11-07 阅读


刚才太慌了,电话也没来得及带,现在肯定已经是后半夜了。我无奈的背着孩子小跑了开来。
 
    可才跑了几步,就听得他痛苦的哼哼了起来,可能颠簸起来他会更难受吧。我只得放缓了步子,左右前后的张望着,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听得身后哄哄一阵响,我回头看去,刺眼的光晃得我睁不开眼来。
 
    还没等我看真着,感觉一辆车子从耳畔呼啸一过。病急乱投医的我哪里顾得了那么多,慌忙追上几步,撕声喊道,“师傅等等!拜托你等等,等等!”
 
    那车子似乎没听到,绝尘而去。
 
    我紧了紧身后的孩子,再看看黑漆漆的四周,眼底漫上了绝望的泪滴。
 
    就在我无计可施而泪眼决堤的时候,先前那辆车折了回来,呼哧一声急急得停在了我的脚边。只见那人摘下头盔来,甩了甩头发,烦躁的丢来一句,“我说大婶,大半夜的你穿成这个样子是想诱人犯罪么?”
 
    我借着车灯仔细一看,原来是隔壁那个九零后,穿着上只是比之前多了一件朋克外衣,表情还是臭臭的。我瞬间找到了救命稻草那般紧紧抓住了他的手,“求求你了,带我去一下医院,我儿子发高烧了!”
 
    他别过头去,很是不耐烦的道,“你能不能先把衣服扣上再说!”
 
    我低下头来一看,慌乱如我,里面只穿了件薄薄的睡衣,外套也没来得及扣上,胸前风光隐约可见。
 
    我急忙抽回手来把纽子扣了上,然后在他的帮忙下将小九九架在了我们中间。
 
    他把车子骑得飞快,那风好似刀子一样割在我的脸上。
 
    我急忙叫停了他,说风太大孩子会更难受,他很是受不了的瞅了我一眼,然后摘下自己的头盔给小九九罩了上。
 
    那之后,他把车子骑得愈发快了!
 
    快得我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飞出来了。
 
    我吓得紧紧抓住他的衣襟,不停的叫着让他慢点慢点。他大概是实在烦得受不了了,回过头来大吼了一声,“你能不能给我闭嘴!叫得我快连风声都听不见了!”
 
    我不敢再言语,喏喏的紧了紧怀里的孩子,抱着他,努力缩作一团。
 
    就这么心惊胆战的一路狂奔到了医院,一下车,我两腿一软,差点没站稳。他一手托住了小九九,一手搭了我一把,将我扶了起来。
 
    他无奈的瞥了我一眼,而后抱起孩子,径直往医院急救室走去。
 
    孩子烧到了40,所幸送来的及时,医生在打过退烧针后,再做了一些物理降温的处理之后,折腾了大半宿,体温总算恢复了正常。
 
    我跌坐到一旁,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准备去接些水喝几口,才想起来那个送我们来的九零后。四下找去时,人早已没了踪影。
 
    我呆呆的看着他抱着孩子阔步而来的方向,抿了几口热水,心想着自己当初没少骂过人九零后脑残来着,现在看来,自己更像脑残,遇着点事慌得魂儿都快没了。
 
     小九九吊完点滴后,我本想背着他拦辆车子回家,想了想,还是先背着他走一段,吹点清风,这样会舒服些。
 
    一路上,小家伙都是乖乖的依偎在我的背上,双手环着我的脖颈。而我,则浅浅的哼唱着他历来睡觉时最爱听的摇篮曲。
 
    哼着哼着,我感觉背上隐隐的一片湿润。
 
    我一惊,“小九九,是不是又难受又烫烫了?”
 
    我边说着,边斜了斜肩膀,准备把他放下来看看,小家伙却用双手紧紧的板住了我的肩,不让我放下来,“妈妈,我没事了。”
 
    他这一开口我才知道,原来他是哭了。
 
    我那心不由狠狠一揪。
 
    “小九九,跟妈妈说,是不是感冒很难受?”我轻轻将他往上垫了垫,“小九九,对不起,都怪妈妈太大意了,才让你病得那么难受。”
 
    他使劲摇了摇头,“不怪妈妈。”
 
    我缓缓的迈开步子,刚准备哄他几句,就听得他冷不丁的问出了一句,“妈妈,你跟爸爸为什么离婚?”
 
    我的步子瞬间停了住,就连心跳也是。
 
    这孩子,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呢?
 
    “那个”我艰难的顿了顿,“是因为爸爸妈妈没有感情了,再生活在一起不会快乐了!”
最是柔情难相忘
    他哦了一声,“我们班上好多爸爸妈妈离婚的小朋友,她们的大人也是这样跟她们说的。你们大人是约好的么?”
 
    我一时间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好。
 
    他的手紧紧勒住了我的肩,而后,我的耳畔便传来了隐隐的啜泣声,“妈妈,其实我知道你是在骗我。”
 
    我一下子慌了,“九九,你是不是听别人说什么了。”
 
    “我都看到了。”他小声哀鸣起来。
 
    “九九,告诉妈妈,你看到什么了。”
 
    他吸了吸鼻子,“昨天,我都看到了。爸爸是有了新的阿姨,不要我们了对不对?他给新阿姨打伞了,他们还坐着车子一起走了,都不管我们在淋雨,我都看见了,是爸爸把我们抛弃了,呜呜呜他不要我们了”
 
    说到最后,小九九已经是失声痛哭。
 
    我愣在原地,感觉心上像是有把钝钝的刀子在往伤口上不停的割。
 
    原来他都看到了!而且,对于小小的他而言,那一幕,无异于是大到我无法想象的伤害。
 
    我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想来想去,笨笨的挤出一句,“还有妈妈爱你不是么?无论别人怎么样,妈妈永远不会抛弃你。你是上天派给妈妈的小天使,妈妈因为有了你,觉得活着好快乐!”
 
    我说着,就想把他放下来替他擦擦眼泪,小家伙却固执的双腿夹紧了起来,不愿下来。
 
    而后,他渐渐止住了哭泣,用一种小大人般的口吻轻轻附在我的耳畔认真的说道,“妈妈你放心,爸爸不要你,还有我来保护你,你不要害怕。”
 
    我一听,瞬间,泪如雨下。
 
    皎洁的月光拉长一大一小两个单薄的身影,前方的路上,像是洒满了盐一般。
 
    一个多星期后,在我的耳朵快被人可的电话催到聋掉的时候,端牧清这个大忙人总算是回来了。
 
    我忙完了手里的活后,即刻去了他的办公室。还好,没有其他人在。原本在闭目养神的他,眯了下眼,见是我来,坐直了起来。
 
    “不好意思端总,打扰你休息了。”
 
    他用手挤了挤两眼之间鼻梁上的晴明穴,轻轻甩了下头,戴上了眼镜,而后露出一个淡雅的笑容,“没事,坐吧。”
 
    “哦。”我坐下来后,看着他那副满脸的疲惫的模样,心想人八成是刚下飞机,这个时候提跟人可约会的事会不会显得太没心没肺了?
 
    可是不说的话,人可那追魂夺命call真是要命了!
 
    他双手微微拢在下颚处,静静的看着我。
 
    他越是这幅模样,我越是难于启齿。就这么僵愣了一会儿,我刚准备开口,就见他柔柔的朝我点了点头,“我有时间。”
 
    我心下一惊,这人怎么跟我肚子里的蛔虫似的。
 
    “呃,那呆会儿你打电话给人可吧!”成吧,既然你什么都能洞悉似的,我也不绕弯子了。
 
    他摊了摊手,“你们不一起去么?”
 
    “我们?”
最是柔情难相忘
    “是啊,你和小九九。”他一手托住腮,另一只手不经意的搁在桌上,轻轻点着。
 
    我心下想着还是不去为妙,不然人可那小妮子发起疯来又得让自己来当说客了,“呃,我们就不去了,还有事呢!”
 
    “哦?什么事?”他直直的看着我。
 
    我捏了捏手,被他看得小脑瓜子跟打铁了似的,半晌才挤出一个蹩脚的理由,“我要、要带小九九去买文具来着。”
 
    他不经意的笑了笑,“那算什么事,我们一起去买了再去就是了。”
 
    “可是——”
 
    “好了,你也去收拾一下,等会儿下班后我在侧门榕树旁那里等你。我们一起去接小九九。”
 
    “那”
 
    “电话我会打的。”
 
    “哦。”
 
    喏喏的走出办公室后,摊开双手来,手心都沁出汗了。
 
    人可啊人可,你还真不该让我来当说客,到头来一句好话没帮你说上,反而还让人给说服了。
 
    啧!我这猪脑袋啊!
 
    --
 
    下了班后,我刚一走出侧门,就见他的车子停着马路对面。
 
    走进一看,诶?驾驶位上的人不是他啊!
 
    正琢磨着是不是认错车子了,就见驾驶位的上下了车来,恭恭敬敬的替我打开了后座的门,“陆小姐,请!”
 
    我受宠若惊的朝那人道了声谢谢,低头一看,端牧清就坐在右后坐上,手里叼了根烟,看向我的眼神,不温不火,动静相若。
 
    “上车吧,你不是习惯坐在后面的么?”
 
    我呆了呆,默默的钻进了车里。
 
    车子在驶出一段距离之后,我悄悄的瞥了他一眼,他已经灭掉了烟,双腿交叠,坐得笔直,正看着窗外出神。
 
    他今天换了副圆形复古无框眼镜,身着一白色长袖t恤,外套一件休闲深色衬衣,袖子极为讲究的卷起,露出里面的t恤袖子。整个人看上去很儒雅,儒雅到隐隐透出一股生人勿进的清冽。
 
    我暗自补脑着他和人可走在一起时的画面,想着想着,不禁哑然失笑。
 
    人可这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缺少父爱的类型啊!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