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途迷离全章节免费阅读|婚途迷离最新章节列表

江心月影 2018-11-07 阅读


见我别过头去,他站了起来。我以为他是要走了,谁知他却是闲庭细步的踱到了我那衣柜旁,幽幽的用手拖了拖下巴之后,便开始旁若无人的替我选起了衣服来。
 
    见他选了一条米色的裙子后,又开始选起内衣裤来,我想制止,脑海里又忽的回想起昨晚那缠绵悱恻的一幕幕,觉得此刻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
 
    因为无论说什么,听起来都像是个笑话。
 
    他将衣服整整齐齐的理好放到了我身旁,然后目光,又一次毫不避讳的看向了我。
 
    那一刻,我真是恨极了他那种让人无所遁形的眼神。
 
    熬了半晌,我终于还是耐不住的开了口,那声音,小得连我自己都快听不清了。
 
    “你能不能先出去,我穿下衣服。”
 
    眼见着他终于离开了卧室,我那口一直憋着的气,才终于顺顺当当的喘了出来。
 
    刚准备起身,下半身酸痛难当,两腿也使不上定点力气。好不容易挪到了卫生间,一看梳妆镜的自己,脖颈处满是深深浅浅的吻痕,任是再高的领子也遮挡不住。
 
    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是纯心的么?
 
    待洗漱好走出来时,他正坐在我那简易书架旁的沙发上翻着一本书。见我来,便将书放回了原处,看了一眼身旁的沙发,“有什么,坐下来说。”
 
    那姿态,感情这是他家,而我压根就是个客人。
 
    坐定后,我刚一抬眼,就对上了他直直凝视的眸。
 
    我豁出去的迎了上去,“端总,昨晚的事,我想,对于你这样一个情场老手而言应该不算什么。就当没发生过吧。还有,这是买灯、水管和玩具的钱。我希望我们以后再也别有任何瓜葛。”说着,我便把身上仅有的几千块钱递了过去。
 
    只见他神情寞寞,苦笑了两声,“怎么感觉,像是你在给我买夜的钱。”
 
    我哪还有心思和他调侃,“你要怎么想随你,总之我不想欠你任何东西,你走吧!”
 
    “你不想欠我,那我欠你的呢?”
 
    “你欠我什么了?”
 
    “我这个‘情场老手’昨晚可是把你”他定定的看向我,那份语言又止真是比全盘托出更让人无地自容。
 
    “我说过了,昨晚的一切就当没发生过。”我有些急了。
 
    “可明明就是发生过的事情,怎么当没发生?”
婚途迷离
    “你!”我紧了紧拳,“人可是个好女人,你应该好好对她!”
 
    “好女人多了,我每个都得爱么?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这些我已经跟她讲明!”
 
    “不喜欢那你干嘛招惹她?”
 
    他眸里爬了一丝难以言说的苦涩,“我要招惹的人,一开始就是你。她误会了才会弄出那么多的事情来。”
 
    “误会?”
 
    他点了点头。
 
    “你怎么可以说得那么残忍?”
 
    他沉沉的望着我,“对于一个你根本不喜欢的人而言,残忍,才是最大的慈悲。”
 
    “你简直太不可理喻了!”
 
    “你不了解我,很正常,因为前后也就见过那么几次而已。可我了解你,陆简汐。”他神情恳恳的看向我。
 
    “你别开玩笑了,你才认识我多久!”
 
    他把两只手搭在了膝前,微微仰了仰头,轻轻叹了口气,“一年多了,算不算久?”
 
    我诧异的看了过去。
 
    “从你到盛云公司面试的那一天起。”
 
    我努力的回想了一下,那天面试到一半的时候,好像真的来个什么人,还问过我几个问题。那人
 
    我再仔细看了他几眼,对啊!那个人似乎就是他来着。难怪一见面的时候就觉得眼熟。可是,那天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他就是问了我几个问题而已,我也如实回答了,再之后,几乎就没有过任何的交集了!
 
    “那又怎么样?才一年多,也能说了解我?”我不屑的笑了笑。
 
    “有时候真正要了解一个人,和认识多久无关。你和你前夫认识将近6年,和何人可认识8年,你扪心自问,他们又了解你么?”
 
    我怔了怔。
 
    “真正了解你的人,连你的欲言又止都能读懂,又怎么还会让你百口莫辩?”
 
    我不想再耗下去了,似乎不管怎么说,我都说不过他。索性站了起来,直接拽起了他,
 
    “你走吧!昨晚的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特别是人可!我们以后不要再有任何瓜葛,算是我求你了。”
 
    他没有反抗,只是用一种复杂的神情看着我。到了门口,我刚一打开门,整个人瞬间傻掉了。
 
    人可右手抬在半空中,似乎正准备按下门铃。而左手上,正提着我最爱的那家面馆的混沌。
 
    那混沌冒出腾腾的热气,可她的表情,却冷得像冰。
 
    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端牧清,再看向我时,嘴角扯出了一抹冷冷的痛,“你们昨晚睡了?”
婚途迷离
    “人可”我一张口,舌尖一阵苦涩。
 
    我还有脸说什么呢?
 
    人可咬紧了牙,红红的眼眶里漫出了倔强的泪,“还真是!”
 
    我无言的低下了头去。
 
    “陆简汐啊陆简汐,那么多年朋友了,我到今天才知道,原来你他么那么会装逼!一面安慰着我,一面转过头来又跟他睡了?行啊你!”人可恨恨的紧着牙。
 
    我闭上了眼,没有答话。
 
    然而,手却被端牧清紧紧的捏了住,“何人可,我想我已经和你说得很清楚了。我和她就算真有什么,你也没权利这样来质问。”
 
    何人可狠狠的瞪了我们一眼,泪眼朦胧的点了点头,“还真是一对情比金坚的狗男女!”
 
    我见她整个身体隐隐的抽搐起来,最后哀恸的转过身去,走出几步之后,又回过身来,把手里的东西泄恨般的摔在了我的脚边,“我何人可这辈子最可笑的就是——居然还特么拿你当朋友!”
 
    直到她的脚步声,彻底的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我都一直没有抬起头来的勇气。
 
    有一种哭,是只能流出眼泪,不敢放出声音来的。
 
    因为自知没有脸。
 
    我软软的蹲了下来,心像是被人用鞭子狠狠的抽打着。下腹传来一阵撕搅般的痛,而后感觉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急急得涌出,我紧紧的捂了住腹部,却捂不住额头那沁出的豆大汗珠。
 
    而我的眼泪,就如同我们的友情般,无论我多不愿,也终究像是珠子断了线。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