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殇最新章节列表|爱殇TXT下载(爱殇)

京七 2018-11-07 阅读


果然。
 
    “同意我杀了阮宁夕。”
 
    陆俊成脸上的肌肉下意识抽搐了几下,脸色大变。
 
    几秒后,他平静地看着对面目光狠戾的女人,轻声说了一句:“让我想想。”
 
    “好,我给你时间考虑,不过,不要让我等太久,你知道的,我的耐心可不好。”
 
    孙盈盈颇有深意地留下一句话,转身就要离去,可却蓦地被陆俊成拉住手臂。
 
    “那些绑匪”陆俊成问道。
 
    孙盈盈得意一笑:“看来你很担心啊,放心,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至于绑匪供词,我也暗中换掉了。他们绑架阮宁夕只是为了钱,那五百万就是证据,而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你们家别墅,钱已经拿到手,但来换人的人失足死了,他们也只能把人质送回来,这个供词,可以吧?”
 
    “可以。”陆俊成很快给出了回复,可随即又补充了一句:“但如果有机会的话,那些绑匪,请你暗中处理掉。”
 
    “没问题。”
 
    看着陆俊成略带惊惶的神情,孙盈盈心情好了不少,踏着小碎步走出了病房。
 
    而在某个暗处,听见两人对话的李秀英却发出了一道长长的喟叹。
 
    “还好,我还以为要被盈盈她曝光了呢儿子你可真行啊”
 
    随后,李秀英的目光中却闪过了一丝狠辣,暗自嘀咕。
 
    “哼,陆斯琛!你妈妈跟我斗,她死了!如今,你也想跟我斗,你还不是一样得死!跟我争家产,你们还太嫩了!”
 
    郊外别墅天台。
 
    李秀英口中那个已经死去的陆斯琛,正睢盱地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
 
    他的身边,高飞正在向他汇报工作。
 
    “你说什么!”听完高飞的报道,陆斯琛俊逸的脸上布满了难以置信。
 
    “少爷,千真万确,阮小姐她确实小产了”
 
    “是谁干的!”陆斯琛岑黑的眸色转暗,哑着嗓子吼道。
 
    “据我探知”高飞知道这要是说出口,肯定会让老板发疯想杀人,但他又不能不说:“是陆俊成。”
 
    陆俊成!
 
    好,真好!
爱殇
    陆斯琛站直了身子,冷冽的眸色里布满了寒星,他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攥成拳,手背鼓出了道道青筋,好似一条条青龙盘踞在高山,显得有些森严可怖。
 
    良久后,他淡冷至极的声音响起。
 
    “高飞,备车!”
 
    “是,少爷!”
 
    这晚的夜空,一条斜长的弯月,伴着几颗沉闷的星星,维持着他们黯淡的光芒,却照不亮大地。
 
    而在陆家豪宅,只需一座庞大的法式吊灯,便足够照亮整座大厅。
 
    大厅的沙发上,陆高格正倾仰着头,凝望着那座吊灯,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这几天的舆论压力,以及陆斯琛还未确定但已被断定的死讯,让这位年过半百的老父亲一夜白头,吃不饱睡不好,只能在深夜静静地缅怀过去。
 
    “哎呀,你看你,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休息?”李秀英走来,看到茶桌上冒着热气的安神茶后,眼珠转了转,装作安慰道:“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陆高格摇摇头,端起热茶,轻抿一口,说道:“我只是担心斯琛。”
 
    “哎哟,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警方很快就能找到尸”李秀英开心过度导致失口,随即快速转口道:“事情的真相,斯琛他福大命大,应该没事的。”
 
    陆高格叹了一口气:“希望如此吧。”
 
    “好啦,不用担心了,我们早点休息,好吗?”李秀英谄笑着,作势拽住陆高格的手臂就往卧室里走去。
 
    陆高格心里有事,又怎么能安心地休息。
 
    他推开了李秀英的手,“你先去睡吧,我睡不着,想去看会书。”
 
    随即心事重重地背转身,往书房走去。
 
    李秀英的脸瞬间变得十分难看,心里狠狠咒骂道:“再过不久,我要让陆斯琛这个人彻底从我们家消失,以后谁也记不起他,这个家,只有一个少爷。哼,很快了,只要警察找到陆斯琛的尸体!”
爱殇
    心里气不过,她怏怏地走进卧室,气愤地掀开被子,躺了上去。
 
    就在这时,一抹影子忽然从窗外掠过,速度之快,超出常人想象。
 
    屋内的氛围顿时变得十分诡异,李秀英瞬间警惕地瞪大双眼。
 
    刚才那是什么?
 
    李秀英心里存着疑惑和恐惧,内心狂跳,但还是下了床,慢慢地走近窗子,可遥望过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她轻吁一口气,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刚转过头,一个白色的人影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啊,你,你是谁!”李秀英瞬间被吓得趴下,背靠着窗子,瞪直的双眼死死地望着那个人影。
 
    “李秀英,你不认识我了?我是被你害死的”
 
    这个声音很是清冷,人影的模样更加让人心寒,在黯淡的月光下,只见那人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衣,俊俏的脸庞却被寒冷的月光照出了一抹惨白。
 
    李秀英认出了这个人是谁后,内心感到十分惊骇,她几乎将眼珠瞪出来,颤抖着手指着对方道:“陆陆陆陆斯琛!你不是死了嘛?”
 
    陆斯琛冷冷地阴笑,“呵呵,李秀英,原来你还记得我啊,我的确是死了,但我不能来找你?”
 
    声音悠悠,如同恍然隔世,让李秀英大脑里仅存的一点理智都渐渐消失,嘴里只顾含糊不清的叨念着:“不,不不是我杀的你,是别人,你饶了我吧,我”
 
    陆斯琛双眸冷睨着眼前惊惶无比的老女人,他身形一动,忽然扑了上去。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居然敢狡辩?”陆斯琛双手紧紧掐住李秀英纤细的脖子,语气阴森可怖,“人就是你杀的,你先让绑匪绑架了宁夕,又打电话让我拿钱过去交换,最后使计让我坠落悬崖。你敢说这一切不是受你指使?”
 
    “不不是我”李秀英脸色惨白如纸,呼吸艰难,她吃力地挣扎,嘴里却始终不肯承认自己做下的事。
 
    “不是你?真是可笑,这些年来,你害我的次数还少?到底是为什么你一直看我不顺眼?我究竟哪里碍着你了!”陆斯琛说到后面,换了一种语气,好似在诱导人一般。
 
    既然对方不肯说,那他就来一招引蛇出洞,主动让她坦白承认一切罪过。
 
    果然,李秀英听了这话,心里的愤怒无与伦比,她的目光也瞬间变得十分狠毒。
 
    “因为你妈妈是个贱人!一个破坏他人家庭的贱人,还想要争夺陆家的家产!她和她的儿子,我当然留不得!”
 
    李秀英说出这番话来,倒是十分配合,她发泄出来后,心里也舒服多了,以至于没有发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