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总裁:爱妻束手就擒最新章节(温煦依依)_邪恶总裁:爱妻束手就擒全文免费阅

温煦依依 2018-11-07 阅读





窗外谧静,夜色迷茫,远处暖黄的路灯,在不甚明朗的夜空下独自绽放着寂寞的光晕。   

俞静雅手里拿着一本书细细品味着其中的一句话:“生命像流水,这些不快的事总要过去,如果注定一辈子要这么过,再不开心也没用。”   

不得不承认,这话是有道理的。    客厅里摔东西的声音夹杂着谩骂声已经持续了二个多小时,对于这种长期存在的家庭现象,她早已经司空见惯。

  自认为这一生最大的失败,就是生在了这样一个家庭,嚼赌的父亲,极端的母亲,附带一个不争气的弟弟……   

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她也不是没有幻想的,当然幻想和期待是两回事,她幻想的不是多么纯粹的爱情,她幻想的只是可以脱离这种无休止争吵的环境。   

麻木的起身,她走了出去,客厅里没有硝烟的战争还在持续,砰一声带上房门,    她什么时候出去和她为什么出去,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关心。    沿着面前僻静的马路漫无目地的行走着,走到一棵凤凰树下,她盯着满树的凤凰花,每年的五月都会盛开的像一支燃烧的火把,把整个城市照得红彤彤。    “啊……”    寂静的四周,蓦然传出一个男人粗重的吼声,她疑惑的四处打量,在百米外的地方,有一辆车隐没在黑暗中,车里似乎有个人但因为距离较远,看不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好奇心的驱使,她亦步亦趋的向那辆车靠近,即使周围一片漆黑,她还是可以借助月光看到这个男人有一张刚毅英俊的脸,只是……    他好像很痛苦,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在月光的照射上,闪着莹莹的光芒。    “先生,你怎么了?”    透着车窗,她探头轻声询问,心里估摸这个人是不是什么疾病发作,比如,阑尾炎,心脏病,高血压,心肌梗塞……    “帮帮我……”陌生男人深邃的双眼紧紧凝向她,脸上的表情愈发痛苦。    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要她怎么帮,但她还是同情心泛滥的点了头:“好,怎么帮?”    “进来!”他的声音仍然很粗重,额头上的汗珠已经呈直线下滑,看着他如此痛苦,俞静雅毫不犹豫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先生,是要我帮你把药找出来,还是帮你打电话联系家人?”    她迅速抽出纸巾,替他擦拭额头上的汗水,指尖刚一触碰他火一样的脸颊,他立马一个翻身将她压倒在车座上……    “你干什么放开我!!”震惊之余,俞静雅脑中轰的犹如炸开般,瞬间一片空白!    男人像是没听到般,不管她怎么抗拒和推搡,都无法阻止他撕扯她衣服的双手,眼看清白不保,她拼命的大喊:“救命……”    那一声救命刚溢出口,男人炽热的唇就压了上来,他紧紧的按住俞静雅的双手,像一头被囚禁的野兽,不管她是不是泪流满面!    终于挣扎到筋疲力尽,男人移开唇,俯身在她耳边重重的说:“不要喊,我被人下了药,你帮我,要什么我都给你!”    “唔……”    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



“妈妈,妈妈,我要爸爸,呜呜,我要爸爸……”刘念晨按照约定发挥着自己催化剂的作用,抱着田菲菲的大腿不断的哭泣着。    “刘念晨,你烦不烦啊,有什么好哭的啊,那个男人又不是我们的爸爸!我们的爸爸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死掉了……”    “刘振轩,你在说什么呢?什么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他可是你的爸爸!”    “他才不是我的爸爸,他要是我爸爸的话,为什么妈妈你不和他在一起?还那么讨厌他?这个人只是一个和爸爸长的像的混蛋罢了!我才不会承认他是我的爸爸!”刘振轩大声的吼道,脸上的表情异常的坚定。    “刘振轩!”田菲菲的声音微微上扬了几分,甚至带着一丝严厉的味道。    “妈妈,你干嘛要吼我?难道我说错了吗?这个男人那么坏,让你伤心,让你难过,还伤害妹妹!这样的男人根本就是个大坏蛋,像他这样的人,就该早点死掉才好……”    “刘、振、轩!”田菲菲一字一句的唤着儿子的名字,甚至扬起了巴掌,可是却还是没能舍得打下去手。    她有什么资格责怪儿子?是自己的行为从一开始就在误导他了,轩轩也只是在维护自己罢了!    “妈妈,你居然为了那个坏男人要打我,你打啊,你打啊,你最好一巴掌打死我算了……”刘振轩大声的吼着,倔强的仰着小脸。    田菲菲的手僵硬的垂在空中,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第一次,她在儿子的面前,感受到了真正的尴尬。    “妈妈,那个男人,他陪在你身边的时间连两年都没有。而我在你的身边那么多年,不管你是开心还是伤心,我都陪着你的!我身上甚至还流着你的血液!你居然为了一个和你根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男人打我,妈妈,你根本一点都不喜欢我!”    “不是的,轩轩,妈妈,没有那个意思,我,我只是……”田菲菲急急地收回手,尴尬的想要开口解释,却发现自己竟然在儿子的面前词穷了。    “妈妈,你真的讨厌哥哥吗?”另外一道稚嫩的声音柔柔的响起。    “不,妈妈怎么可能会讨厌自己的孩子呢!”    “那为什么妈妈要打哥哥呢?是因为哥哥说了爸爸的坏话吗?”    “……”田菲菲皱皱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女儿的问题。    莫名的,看着两张小脸蛋,她竟然有了一种被设计的感觉。可是,她根本就没有时间多想,因为接二连三的问题已经一个个向她砸来了。    “妈妈,那个人难道真的不是我们的爸爸吗?”    “如果他不是我们的爸爸,为什么妈妈还要一直照顾他呢?”    “为什么他和我们的爸爸那么像呢?”    “……”    “停!”田菲菲急急地比了一个停的手势,“晨晨,轩轩,不管你们听到了什么,或者对他有多么的不满!但是有件事情,你们一定要记住了,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事情,他再坏也是你们的爸爸,这辈子都是!”    “妈妈你为什么不和爸爸在一起呢?是不是妈妈你不喜欢爸爸了?就像电视里的阿姨一样,喜欢上了更有钱的男人,所以嫌弃爸爸了?”    “妈妈没有喜欢别的男人!”她若是可以那么轻易的就喜欢上别的男人的话,现在的自己也就不会那么的难过了。    “那为什么妈妈不能和爸爸再在一起呢?”    “这……”田菲菲为难的看了一眼手术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现在都已经不在了,说这种事情,是不是不太合适了?    “妈妈,爸爸都已经这样子了,你就算在他面前说句实话又会怎么样呢?就当做让他安心,不行吗?”    见妹妹说了那么多都没用,刘振轩只好亲自出马了。    “这……”看着儿子期待的眼神,田菲菲却迟迟说不拒绝的话来,“妈妈只是……”    “只是什么!?”刘振轩急急地追问,小脸上满满的都是期待,眸中更是闪烁着点点的星光。    “妈妈只是还没有原谅爸爸做的错事罢了!”一道突兀的声音忽地响起,打断了几个人的对话。    一道颀长的身影走进了手术室,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本应该躺在手术台上的欧阳明晨!    下午的时候,他被两个孩子骗去了市中心的喷泉广场,结果等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有看见田菲菲的人影,一回到医院就看见一群人手忙脚乱的,询问之后才知道“自己”竟然被推进了手术室!    一到手术室门口便听到两个小家伙在追问田菲菲,本来想要直接进去的脚步硬是生生的顿住了,直到刘振轩不断追问的时候,他才终于忍不住开口替她解围!    “你……”田菲菲迟疑了一下,猛地掀开了手术台上的白布,上面哪里是人,根本就是一个人体模特!    眸色一敛,田菲菲很快明白了儿子和女儿为什么如此异常了!    “刘振轩,刘念晨!”    “啊,妈妈,我什么都不知道哦,这些事情都是哥哥教我的哦!啊,动画片的时间到了,妈妈,我先回去看动画片了哦!爸爸、妈妈、哥哥再见!”田菲菲低沉的声音才落下,刘念晨便自保的说道,小小的身子飞快朝外跑去。    哥哥,原谅我吧,妈妈生气了,后果很严重,这个时候,自保最重要!    “刘念晨,你居然出卖我!”在后面来不及逃走,被母亲死死盯着的刘振轩大声的嚎叫着。    “刘振轩,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哈,哈,哈,妈妈,没事,什么事都没有。我,我想起来我还有作业没做呢!明天周一了,我得赶紧去做作业了!”    讪讪的笑了几声之后,刘振轩趁着田菲菲一个不注意也溜了出去。    “刘振轩!”    两个小家伙都跑掉了,只留下两个大人面面相觑,田菲菲睨了欧阳明晨一眼,尴尬的伫立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那个,没事的话,我也走了!”    “田菲菲,两个孩子都已经耐不住性子,要撮合我们了,你还准备逃避到什么时候?”    “我……”她根本没有逃避好不好!    “是不是,你真的不打算原谅我了?”欧阳明晨的语气有点沉重。    “……”    “我要怎么做,你才愿意原谅我?”说到这里,欧阳明晨的语气愈发的多了几分悲戚,“是不是,真的只有我死了,你才会愿意正视这个问题!”    一提到“死”这个字,无疑就是触碰到了田菲菲的禁忌,她的眉迅速的拢在了一起,不悦的吼道,“欧阳明晨!”    “嗯……”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幼稚啊,什么死不死的!你死了,你是解脱了,那我和孩子怎么办?你欠我们的怎么还啊?”    “你都已经不在乎我的死活了,我……”到了嘴边的话猛地顿住,他惊愕的转过眸子,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菲菲……”    他激动的叫着她的名字,抬手想要将她拥进怀里,却被田菲菲轻轻巧巧的躲过了。    “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我对我自己的老婆动手动脚的,有什么不对的吗?”语毕,不管田菲菲是不是愿意,硬是将她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感受着她的体温,发丝间独特的香味充斥在他的鼻尖,直到这一刻,欧阳明晨才真正的觉得,自己整个人是完整的了,没有残缺的……    “喂,欧阳明晨……”田菲菲挣扎了几下,却逃脱不了他的桎梏,或者该说是她自己也不愿意逃脱……    “老婆,就让我这么抱你一会……一会就好……”低沉的声音竟然带着一丝淡淡的沙哑。    田菲菲依偎在他的怀中,如果她抬头,一定会看见在他眸中隐含的点点泪光……    “老婆,你知道吗?多少个夜里,我都想这样将你抱在我的怀里。特别是当你被那噩梦纠缠的时候……可是,我却不能那么做,我怕自己再亲近会伤害你,会让你再一次的想起那些可怕的回忆!……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    又是半个月过去了,在安娜和韩林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合适的腎源,医生对欧阳明晨的身体进行检查后,很快安排了手术。    住院观察了一个月之后,欧阳明晨的身体虽然还没有恢复到从前的模样,却已经生龙活虎的了!    得到医生的首肯,一家人很快便搬回了家。    见到先生和太太亲密的手牵手回家,管家高兴的落泪了,先生终于追回了太太,这个家终于又开始像一个家了!    一家人愉快的吃了一顿晚餐,甚至还开车到喷泉广场去游玩了一番,回家后便各自回房休息了。    夜色,已经变得深沉了,此时正是良辰美景的最好时刻……    “唔,欧阳明晨,你这是在耍流氓……”    “才不是耍流氓呢,我是在和我老婆亲亲,我们这是在培养感情……”微微一俯首,薄唇准确无误的覆上了她的。    “唔……我们的婚姻关系、已、已经不存在了!”    “这好办,我们明天就去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    “那你就等到明天再开荤吧!”挣扎间,她身上的浴袍已经被解开。    “混蛋,你放开我!”    “不放,放开你就该跑了!”欧阳明晨毫不犹豫的开始施展身手。    夜色正美好,弯月在天空静谧的散发着它的魅力,一只小花猫在夜色中直叫唤着。    喵呜喵呜……    看来,春天真的来了!    在欧阳明晨大肆开荤时,我们的小俞童靴因为赌输了,也正在被叶某人狠狠的惩罚……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