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路柔情莫子谦莫弯弯全文免费阅读_陌路柔情(江心月影)小说章节目录

江心月影 2018-11-07 阅读





那天刚一从浴室出来,就看见老公正在翻看我的手机。我没好气的笑了笑,这家伙,居然还不放心起我来了。
 
    轻轻走到他身后,正打算从后面环抱住他的腰,他却忽的转了过来,抡起手就是狠狠一巴掌甩在了我脸上。
 
    我一下子就懵了。
 
    压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会让眼前这个多年来一直对我温柔体贴的男人,转瞬间就变得如此骇人而陌生?
 
    和老公是五年前,在大学校里认识的。那时的我即将毕业,而他是来学校招收大学兵的军官。我出于好奇,就停下来看了一会儿他们的宣传资料,没想到,就是那么一驻足,彻底改变了我今后的人生。
 
    他说对我一见钟情,起初我爱搭不理,他一直不离不弃。那时正要大学毕业的我,心思单纯,向往爱情又多少有些惧怕前程,忐忑的心就那样轻易的在爱情面前没了防线。再后来我慢慢被他的坚持和用心良苦所感动,继而便被爱情迷得分不清西东。
 
    那之后的事,辛酸得让人欲哭无泪。
 
    我的出生并不好,妈妈才17岁就不知和谁怀上了我,生下我后就把我扔在了外婆家,从此杳无音讯,是外婆含辛茹苦把我养大。我们同舅舅舅妈生活在一起,我从小就受尽了他们的白眼和辱骂。深知寄人篱下的日子并不好过,我发奋读书,考上了大学,半工半读,打算将来工作了接外婆过来一起住。
 
    眼看着这一切都将慢慢变成现实,然而却在快要毕业的时候,遇见了他。
 
    一开始,我以为与他的相遇,是我所有苦难的终结,可谁知,却是开始!
 
    他是典型的官二代,母亲早已内退,父亲身居要职,而他,亦是前途无量的后起之秀。
 
    那样金光闪闪的身世,和我这贫贱如杂草的人生,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料到了他父母会反对,可我不知道会反对得如此猛烈。尤其他妈妈,不断的咒骂我不说,还跑到我老家去闹了个鸡犬不宁,外婆因此犯病住院,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康复。
 
    外婆出院的那天,我哭着说对不起她,她却满眼疼爱的望着我,用满布老茧的手紧紧的捏着我的手说:不管我做什么决定她都支持我。但是人家父母那么看不起我,我嫁给他真的能幸福么?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今后的幸福与否全在此,一定要慎重!
 
    那一刻,这才开始认认真真的考虑起一些最实际的问题来。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我怀上了现在的孩子小九九。
 
    得知这个消息后,他的父母终于不再闹了,也同意了我们的婚事,但婚礼一切从简。
 
    简到只是他们两老,我外婆,阎磊和我五个人吃了顿饭,就算结了。
 
    没有彩礼,没有婚车,没有祝福,甚至我想多留外婆住上几日也不被允许。
 
    第二天一大早,外婆便被送走了,临走时还一个劲的叮嘱我要好好待人公婆,不要顶撞。
 
    我看着外婆蹒跚离去的背影,心里像被针扎了似的难受。最难受的是,我还不敢把这份心痛表达出来,不然又会招来婆婆一顿臭骂。
 
    好在婚后,老公一直对我很好,体贴备至。我怀孕到生产,他经常陪在我左右。
 
    婆婆虽然常常冷言恶语,但念在我肚子里孩子的份上,也没有太为难过我。
 
    怀胎十月后,孩子于九月十九号健健康康的降临人世,是个小男孩,老公给他取了小名“小九九”。我看着他们一家子围着孩子高兴欣喜的模样,以为这日子,总算是熬出头了。
 
    可我错了。



天空,猛的乍起一道轰隆隆的巨雷,耀眼的闪电划过黑沉沉的苍穹,像是要把整个天空扯碎。
 
    我孤凉的伫立于荒野中,双手紧紧的捂着头,全身瑟瑟发抖。下意识的想要拔腿就跑,可是脚下像是被人死死拽住了似的,任凭我如何挣扎,也仍旧纹丝不动。
 
    就在这个时候,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剧烈的膨胀了开来,浑身被一种莫名的气流撑得像是要破裂般难受。
 
    就在我以为自己就要那么撕裂而亡的时候,那股胀呼呼的气体,一下子从我体内钻了出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瞳孔,就在看清眼前景象的瞬间,呈几何倍放大开来。
 
    那股钻出我身体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气体,而另一个我和我的小九九。
 
    “不要啊!快回来!不要去!”我声嘶力竭的朝着那一大一小两个背影喊着,内心的焦灼和恐慌不言而喻。
 
    然而,我们彼此却好像是不同时空的两个幻影,那个自己,根本听不到我的呼喊。我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另一个自己背着小九九,头也不回的走进夜色里。
 
    一如走进那万劫不复的宿命。
 
    我发出最后一声撕心裂肺的的哭喊时,自黑压压的苍穹之上,再一次乍起了一声更为骇人的惊雷。
 
    “轰隆————”
 
    那声响,震得人魂飞天外,魄散九霄。
 
    我痛苦的闭上了眼,心碎的一幕赫然乍现!我悲伤的捂住了耳,却怎么也捂不住那自心底发出的绝望至极的哀鸣。
 
    垂死梦中惊坐起,痛彻心扉泪迷离。
 
    猛然间,我似乎终于从地狱挣扎回了人间,然而所谓的人间,是不是就真的,比地狱温暖呢?
 
    最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张憔悴不堪胡子拉渣的脸。我使劲晃了晃脑袋才想起来,这张脸的主人,名叫端牧清。
 
    我一张嘴,唇角像是涂过胶水一样紧绷,硬撑着动了动,即刻感觉皮肤由于撕裂而崩出了血。
 
    端木清红肿着双眼,紧握着我的手如同他此刻声音一般瑟瑟发抖,“简汐,先什么都别说了,醒来就好!没事了,别害怕!”
 
    他边安抚着我,边快速按下了呼叫按钮。没多一会儿,就几个医生护士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对我进行了一番测量询问之类的。我呆呆的点着头或摇着头,眼珠子不停的在这些个面孔中转啊转。
 
    转来转去,看不到我最想要看到的那个人,我的眼泪就那么忍都忍不住的淌了下来。
 
    我的小九九,你在哪里?
 
    端牧清一边替我擦着眼泪,一边紧紧握着我的手,“你放心,小九九没事的。到是你自己,好好挺住。”
 
    我一听他这么安慰着我,眼泪越发溃不成军。
 
    我知道,我的小九九肯定是出事了!
 
    见我哀痛欲绝的样子,端牧请索性什么都不敢再说了,只是一个劲的紧紧握着我的手。
 
    医生散去后,他用棉花沾了水小心翼翼的替我擦拭着唇边的血渍,擦好后正准备将呼吸罩再次套上去,我拼劲全身力气的抬起手来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带我去看看我儿子。”那声音浑浊而嘶哑,感觉都不像是自己能发出的声音了。
 
    他轻轻握了握我的手,眸里的神色复杂而温柔,“我知道,一味的瞒着你你会更难受。但是你要答应我,不管怎么样,都不要再声嘶力竭的哭了。医生说,你这嗓子,不好好注意的话,会废掉的。”
 
    我静静的眨了眨眼当做回答。
 
    那之后,他用轮椅推着我来到一处重症监护室窗口,我透过玻璃往里看去,床上躺的人脸上罩着吸氧器,额头缠着纱布,根本看不清是谁。但从体型上看,根本就是个成年男子,不是我的小九九。
 
    不明所以的我焦急的望了端牧清一眼。他蹲了下来,神情暗淡,“他是你隔壁的赵醇,你记得他么?”
 
    我心下一惊,瞪大了眼,他怎么会在这里!
 
    端牧清默默的盯着躺在病床上的赵醇,沉声道,“我还没到之前,他就在回家的路上撞见了你们被害。跟歹徒搏斗的时候,对方其中有个人掏出刀子刺穿了他的一边肾脏。送到医院后,由于肾脏严重损毁而大出血,为了保命,不得不”他艰难的顿了顿,“将右边的肾脏整个的切除了!”
 
    我的心兀自的一阵缩紧,张嘴刚想哭,就嘶哑着嗓音卡出了血来。端牧清急忙掏出手绢来替我挡在了嘴边,却怎么也挡不住我那自心底漫出的泪。
 
    赵醇啊赵醇,你认识谁不好,偏偏认识了我,无端端连累了你要遭受这份罪!我遭罪也就算了,谁叫我一慌起来就糊里糊涂往外跑!可你这是做错了什么啊?就因为认识了我,你的人生今后就得是另一番模样了,我简直就是你的灾星!命中的灾星!
 
    端牧清一把将我拥进了怀里,“你放心,手术很顺利,目前已经是脱离危险了。”
 
    闻言,我心痛的点了点头。
 
    当他推着我,一步一缓的接着走了开来的时候,我又心急,又害怕!害怕推我去的,是我最不愿去的地方。
 
    我惶恐的闭上了眼,生平从不曾信仰过任何宗教神灵的我,在内心无助的祈祷着:冥冥中主宰着万物生灵的神明啊,求求你一定让我的小九九活着,只要他活着,就算要拿我的命去换,我也愿意。我这一生都不敢再做任何别的奢求,我只祈求你能让他活着!求求你了!
 
    轮椅停了下来,我的心跳瞬间骤剧。
 
    鼓起了毕生所有勇气的睁开了眼。我一下子觉得自己仿佛又活了过来。
 
    面前的,是手术室,灯,还亮着。
 
    我大口大口的吐着气,端牧清拍了拍我的肩膀,“小九九是颅内受损,颅内手术很费时,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不过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主刀医师我认识,专业技术和医德都是过硬的,而且小家伙那么坚强,一定能度过这次难关!”
 
    我一手捂住嘴巴,哭着点了点头。
 
    活着!小九九,妈妈只要你活着就好!不然你若有什么意外,妈妈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接下来的人生了!
 
    我就那么呆呆的望着手术室的门口,一刻也不敢把眼睛闭上。端牧清走到了我跟前蹲了下来,“简汐,你这么一直耗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先回去躺着休息好不好?我在这里守着?”
 
    我固执的摇着头,嘶哑道,“他不出来,我绝不会走。”
 
    他张了张嘴,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再说话,只是那么静静的坐到了我身旁的凳子上。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我感觉脑袋昏沉得随时都有可能栽倒下去永不再醒来。实在撑不住的时候,我静静的闭了闭眼,这眼睛一闭上啊,我的小九九就这么活蹦乱跳的蹦跶了出来。
 
    从呱呱坠地到咿呀学语,从混混沌沌到懵懂觉知
 
    “妈妈,是不是我不听话,你才会被打?”
 
    “妈妈妈妈,你终于醒了,我一个人好害怕,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只要有妈妈在,去哪里都不怕!”
 
    “妈妈,你不要骗我了,我都看到了”
 
    “妈妈你放心,爸爸不要你,还有我来保护你,你不要害怕。”
 
    还有我来保护你,你不要害怕
 
    我紧紧揪住了胸口,那种实在想哭又不能哭,可又真忍不住的想哭出来的感觉,真的比死还难受。
 
    我攥紧了拳,心里一会儿恨这个,一会儿很那个,恨来恨去,最恨的那个人还是我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手术室的门忽的打了开来,一个双手和襟前沾满血的护士模样的人冲了出来,一面朝着端牧清递来了一张纸条,“不用我解释了吧!都第七次了,赶紧把字签了!快点啊!时间紧!”
 
    那人急匆匆的说罢,就转身快步踱进了另一旁,十多秒之后,手上拿了几个血浆包,顺带抽走了端牧清刚签好字的字条,而后,像阵风一样,消失在了视野中。
 
    手术室的门再次重重的合了上,我感觉随之一同关上了的,还有我的希望!
 
    第七次?
 
    我呆呆的看着一旁的端牧清,他低低的压着头,手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半晌,他才把头抬了起来,“简汐,答应我,无论结果如何,你都要坚强的撑下去!”
 
    闻言,我沉沉的闭上了眼。心想如果真是那样,我也不想活了。
 
    真的不想活了!
 
    不是么?这人活着,是因为心底多多少少还有期盼和希望,即使再难再苦也好,只要希望不死,人才能活。
 
    我呆呆的看了一眼手术室,又随意撇了撇窗外。主意打定之后,我反而没有了先前的焦虑和慌乱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再悉数的吐出,我静下心来,细细的数着我还能存活于这个世上的每一秒。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身旁的人轻轻拍了拍我的肩,我缓缓的睁开眼来,看见我的前方,亮起了一道暖暖的光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