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心计:凰宫:滟歌行最新章节(莲赋妩)_凰宫:滟歌行的大结局是什么

莲赋妩 2018-11-07 阅读





 
孟冬,郡太守府邸。盈月照雪,红灯高挂的楼宇亭台一派繁烟胜锦,浓浓喜意,冰雪寒风挡不住天赐良缘,不久前的国丧仿佛早已被人们遗忘,斋戒三日、焚香哀悼……

韦太后迅速钦点督成的大婚突然间让人觉得好笑,天大的笑话,隐隐间透着悲凉。
月色薄凉,皎若琉璃,纹珠绣履踏过厚雪,发出吱吱声响,我独自在月下行走,身上只着单薄寝衣,同样的白色,好像一不小心便会涔没在这茫茫的雪海里。我脸色亦苍白若纸。过了今晚,世上就会多一位贤良淑德的皇后娘娘,人们称她娘娘、皇后,而渐渐忘了她的小名——清尘。惊鸿一瞥,相拥而笑,后花园里一对碧人浓情蜜意,都已被我渐渐遗落在身后,而我的指尖依然冰凉,不住颤抖,曾几何时,我也曾有那等虚荣,那等儿女情长。天曜十年,今上第三任皇后薨逝,南靖大将军府长女李氏十四岁入宫为后,迄今三载没得一子,与前两位皇后一样芳华正茂却早早辞世,世人捥叹的同时难免心中邑邑——韦太后将花名册上年龄适合的女子一一看过,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适合的人选,长长蔻丹戴着碧玉掐金丝的指套,远远一指,道:“就他罢。”名不见经传的武陵郡太守郁诚越,小小的从五品官员却在在册后的花名册上出现,携嫡女郁红泪入围,并幸运的当选,清苦了大半辈子,一朝成了皇亲国戚,然郁家上下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明烛直照到天亮,太守夫妇对坐无眠,朝中臣相子爵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总算逃过了一劫。翌日,太后懿旨送到府上,郁诚越跪地接旨,目光惶惶探过来,我微微垂下眸。“武陵郡太守之女郁红泪有姿貌,工书琴,贤德昭昭,品行端正,特立为后,明日入宫——钦此”一道尖细的嗓音徜扬着欢快、愉悦,太后懿旨龙恩浩荡,不容拒绝。他以额触地,语声沉痛,“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我在旁深深叩首,目光涔寂,此刻,我不是清尘,是红泪。重金谢礼送走了宫中喧旨内侍,郁诚越走过来,亲手将我扶起,“清尘,你不会怪爹罢?其实宫里并不是像外面传言那样,皇上虽体弱,也不至于短命,朝中万事都有太后娘娘作主,你不用担心,只要为皇上诞下嫡皇子,也就算是光耀门楣对得起列祖列宗了……”我低着头一语不发。今上体弱多病,幼年患疾,十四岁登基后一直由韦后执政,二十岁上握了政权却因身体时常违和仍然事事大小都任由韦太后决择,后宫诸多嫔妃,子嗣鲜少,唯一的一位皇子却不是皇后嫡出,生母萧美人母凭子贵,一跃成为贵妃。韦太后接连册了三位短命的皇后娘娘,没有一位能产下皇子,不过三载便离奇死去,天下百姓谣言四起,一时间,母仪天下的后位成了块烫手的山芋,有毒的,人人避之唯恐不及。太后娘娘无法,只得选用略次等人家的女儿为后,卑贱没有势力,无力反抗,便是我们郁家,而郁家,另有更为卑贱者。娘别过脸去悄悄的抹眼泪。大娘带着红泪从内廷走出来,笑着道:“哭什么,奴才的女儿一朝成后是你几世修来的福气?我们家红泪把这么好的机会让给清尘,你可不要不识好歹啊!”娘怯懦的低下头去,不敢接话。“你少说两句罢!”一向温吞老实的郁诚越跺着脚喝道,当着家下众人出了丑,沈氏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张了张口终是没有反驳,冷哼一声在椅子上坐下,红泪一语不发立在身旁,她一直看着我,面带愁绪,像是有话要说。我心中苦笑,十多年来爹爹终于肯为娘出头了,然而却是在我代替红泪入宫的前一天,对于娘来说,这份幸福好像来得晚了些,但是没关系,若以此为交换,他可以一辈子都对娘这么好的话,那么我愿意。




 
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忍,“留她一条性命罢,就当是替明月积德了,先捉拿回来,等着看易子昭要怎么处理。
”很自然的说出明月二字,但是刚才我并没有答应他叫这个名字的,我一时怔住,夏侯君悦也怔了怔,“孩子已经有名字了?”我尴尬的低下头,一语带过,“恩,我帮她取的。”夏侯君悦若有所思的帮我穿好鞋,站起身,“那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安排婉儿的事,回头再来看你。”我笑着点点头,看他出了房门,才长长舒了一口气。过了一会,碧珠从外面进来,仔仔细细将我上下打量一遍,然后再看看安然无恙的孩子,喜极而泣的道:“娘娘吉人自有天相,奴婢就说一定不会有事的。果然平安回来了。“我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我知道她再一次跟着我担惊受怕了。“热水备好了。”她想起来道,扶着我进了后殿。坐在温热的池水里,我舒适的长舒了一口气。碧珠一边在身边为我擦着身子,一边道:“娘娘这次月子里动了元气,回头可得好好补回来。太医说了,月子里落下的病根是最难治的,娘娘要每天要按时吃补药才能补回来。”我轻笑,不置可否。碧珠又说了很多很多的关于未来关于女儿的话,但是我一句也没听到,太久没有这么舒适安心过了,我坐在那里,很快就睡着了。梦境里,我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他站在一片耀眼的光华里,苦苦的看着我,却一语不发。君曜,你是来找我算帐的吗?我在心里道,追过去,他却也渐远离了,一直保持着那个距离,痛苦的看着我。他月白色的袍子折射出比珍珠还要明亮的光泽,整个人都被光华掩盖,贵气逼人,而我却处在一片黑暗,他的光茫照不到我。君曜,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喃喃的道,被一阵叫声吵醒,碧珠惊奇的看着我,“娘娘,你做梦了?”我恍然明白过来,坐起身子,“哦,对,我太累了。”“那就上床歇着罢。”她扶我起来,帮我擦干净身子,我换了寝衣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了,我忘不那个梦,而殿里,我仍然感觉有个无形的人存在。是谁在那里?出来。许是我从前做的坏事太多了,也许是我这次真得太过份了,上天要收回给我的一切,惩罚我,夏侯君悦派兵全程搜查婉儿与智善的下落,可是他们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不见踪影,而与此同时,张帖在京城各个角落的太后私情野史传遍了朝上下,也传到各大臣的手,夏侯君悦在朝上一直替我掩护,但是耐何人言可畏。当所有的舆论压力压得我抬不起头时,我才真的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一个错误,这期间,易子昭来找过我,都被我闭门晾在那里。我抱着女儿独自坐在房间里,雪白的衣袍盖住她小小的身子,在宫里调养了十几天,她的身体已经长得白白胖胖了,很可爱,易子昭要求见女儿时,我也大方的让他见,但是我却从不见他。“如果这里容不下人,你可以跟我去兰陵,我不怕天下人说什么,我只要你跟女儿。”易子昭的声音从窗外传来,我没有觉得很意外,只是笑着道:“谢你关心,你以为他们会让不忠的太后娘娘再改嫁去你兰陵吗?”易子昭被我噎得无语。我冷笑着道:“你在这里也待得这么久了,该走了,如果再不走就会被人发生了,到时他们会说,原来太后娘娘宫里藏着野男人……”“你何必这样糟蹋自己呢?”“我没有。”我冷冷的道,轻拍着女儿。易子昭沉默了一会道:“我已经通知兰陵那边把君宝送回来。”“谢了。”“你要冷漠到什么时候?”“你请回罢。”“我不会走的,夏侯君悦保护不了你。”他执着的道,听到他说到夏侯君悦,我冷笑着道:“可他至少是名正言顺的,这辈子,他永远都能站在我身边而你不行,你的出错本身就是个错误。”易子昭显得有些厌烦,“你能不能别再提从前的事。““好啊,如果我娘能再活过来的话。”我总觉得自己一定有两个心,不然为什么可以这样口是心非,练到出神入化的地步。易子昭默默的站了一会,对我说:“对不起。”然后就走了。我站在那里冷冷发笑,对着空气道:“谁都救不了我,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但是女儿,你不要害怕,就算娘走了,哥哥和叔叔也会好好照顾你的。”明月在我怀里踢蹬了两下,似乎在抗议着什么,我微微笑了,眼角泪珠滚落下来,“你一定要好好的,所有的罪娘都一个人背,你是无辜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明月……”我望着窗外一轮明月发呆,夜是这样沉静,而人心……越来越寂寞。哄睡了孩子,我也很快睡下了,天塌下来还有地撑着不是吗?我回到自己的宽大的凤床上,安然睡去。夜风无声的吹过,天边的冷月在不知不觉似乎变为一道美丽的火焰,周身金黄色。当人发现时,广濪宫上下弥漫着浓烟味,因易子昭住进来,屏退了很多宫人,突发的火势让一切措手不及,我被一阵尖锐的吵闹声与呛鼻的浓烟惊醒,看到满屋子火光融融。我光着脚跑下床,第一时间去小床救起我的女儿。“来人哪,快来人,救命……”我大声的叫着,耐何耳边只有木材被火焰舔过的劈啪声响,房间里充斥着可怕的崩裂声,瓷器被热火灼烧爆炸,稠幔成为助长火势的最佳工具,我抱着女儿,看到回廊里带着火的柱子不住掉落下来,我便知道……是劫数到了,老天要惩罚我,可是我的孩子是无辜的。求求你放过她。我无声的在心里祈祷,试图找到逃生的路。火光开始冒出,宁静的夜里一下子乱了起来,我可以听到外头宫人们哭喊的声音,隔着一层火海,一切都是遥远的。浓烟呛得女儿大声哭喊,我剧裂咳嗽,打破桌子上茶壶沾湿帐子捂住女儿的口鼻,她显然是吓坏了,不住在我怀里挣扎着。我看着眼前这片火光,燃烧罪孽的火窟,慢慢笑了,天要亡我!正当我无助的时候,我看到黑暗的一片光亮,夏侯君曜如神子一样出现在一片火光,他痛苦的看着我,像是牵引一样飞身飘向后殿方向。“君曜……”我本能的跟过去,我确定自己没有在做梦,他是真实存在的,“君曜,你一直没有走,就陪在我身边对吗?”“君曜,对不起。”我有无数的话想要对他说,可是当我看到他苦苦望着我的眼神,还有我手里抱着的孩子时,我有什么脸面跟他说我有多想他呢?不知不觉,我发现身边火势弱了,我来到后殿温泉室,而易子昭他们正在池子边奋力的打水扑火。当看到我出现在那里时,都愣住了。我抱着孩子,衣衫凌乱。易子昭最先反应过来,他叫着冲过来,“清尘,快过来。”他紧张的看着我头顶的方向,我抬头看看,那正是夏侯君曜站的地方,我指着上面道:“君曜还活着,你们看到了吗?”所有人都愣在那里,迟了三秒钟才听清我说什么,夏侯君悦怒吼,“清尘,这一切都是你的幻觉,他早就死了,你快过来,快……”我头一次见他这么疯狂的大声吼我,他一向温柔的,可我知道这不是幻觉,我真实的看到了夏侯君曜。我抬起头,看到君曜还停在那里看着我,我对他微微笑了,可是他突然就又飘向了火窟里,而我头顶那根巨木也掉了下来,我回身追赶君曜,刚好躲过此劫。易子昭扑到近前看到柱子掉下来惊得大吼:“快闪开。“当他看到我安全撤离时,站在三米开外的地方,长长松了一口气。我最后看他一眼,想要对他说些会,可是回身看君曜已快走远了,那一时刻,心强烈的感觉冲激着我,我将孩子放到地上,头也不回的奔进了火海。“娘娘……”“清尘……”“郁清尘……”我听到易子昭痛苦厮吼的声音,心划过一丝痛楚。“母后……”君宝哭着喊我,我终于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他可怜的看着我,脸上挂满了泪水。“孩子……”我痛苦的看着他,最终把心一横,还是选择了万劫不复。“不要母后……”身后凌厉的哭喊声在烈火渐渐变得小声,我听不见,心唯有那份欲念,我冲进殿去,看到高悬在那里的夏侯君曜。他一点都没变,除了眸子里全是痛苦之外,还那么削瘦,让人心疼。我拉起一旁还没有被火烧尽的帘幔扑打着妆台上的火苗,然后从首饰盒里救出那支珍藏的霞飞钗。一如当年的眩目,在这硫磺火湖里,有它别样的美,我将长发缓缓束起,仰头直望着他,脸上带着笑容。突然觉得,死去也是种解脱。天下人都知道孝太后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我为夏侯家丢尽了颜面,就算到了天堂他们也不会认我这个儿媳,但是人为什么救我?我看着他的眼睛,为什么救我?而他痛苦的眼神,仿佛在说,你为什么不走?我在心里苦笑一声,因为我已经无路可去了,这世界太疯狂,将我逼到了绝境,此刻身处这样的火海,感受着四肢被火焰熏得渐渐瘫软无力,可是却还觉得,比人世间那些无形的炼狱煎熬要更好过些,起码现在……我的心是幸福的。火不停的燃烧着,崩塌毁灭了一切,易子昭精心为我打造的宫殿,今天晚上,就会毁于一旦,再过十几年,几十年,人们就会渐渐忘了这里曾经有个广濪宫,有位孝太后。更不记得,她的小名叫清尘,郁清尘……无情的火苗正吞噬着整个广濪宫,在这烈火的背影下,我只记得当初第一眼看他的邪魅与温情,我知道我从第一眼就爱上了他,他轻而易举的就掌握了我的爱恨,这个削瘦可怜的男子,从此,我愿意跟他一起上刀山下火海。但是我没想到是,这刀山火海的路是需要我一个人去走的。烈焰下,一切都像是附着了生命,活泼的跳跃着,珠帘成了火帘,凤帷成了一颗火炉,而我平时最衷爱的鸾榻此刻也变成了燃着的火球,气焰直冲云天。房顶青瓦碎裂,炸开,不断的落下来,我额角被碎瓦砸,鲜红的血液被火舌舔过,很快结成浓稠的一块胶。我微笑着,感觉不到痛苦,只是君曜看着我的目光越来越痛苦,最后,流下眼泪。我似乎听到了外头易子昭疯狂的叫喊声,嘶哑着,痛不欲生。我真想告诉他,子昭,子昭,子昭……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记忆如走马灯,过往的人和事如梦境一般轮翻上演,在火光重现当日的生机,许多的人和事都成为了心上的一块痂,已感觉不到疼痛了。这只是前尘的事罢了。我所有的一切都给了夏侯君曜,他死了,可是他带走了我的一切。从前我步步为营,筹谋江山,我以为自己活得很好,可是现在……当一切平静下来,在火海回忆当初,才知道,我不过是凭着一点可怜的信念活下去,生不如死,却不能死的可怜人而已。我仰头看着他,你说,我欠你的吗?夏侯君悦看着我,一字都不说。他周身的光华将他衬托得如神子一般,他的一生高贵而纯洁,而我污秽不堪。我低下头,苦涩的发笑,我大概是欠你的,所以才会有今生的轮回,下辈子,下辈子要你来还我。他奇迹般的点点头,窝心的温柔。我流着泪微笑,在浓烟转头看向厮吼的方向,易子昭,我累了,不管前世我们是什么恩怨,终究该断了。我紧紧捂着胸,胸口疼痛窒息,在在充满罪恶的硫磺火湖里渐渐闭上了眸。在混乱的人群里,婉儿冷冷的看着痛不欲生的易子昭,嘴角划过一丝笑容,她早说过了会让他们都得到下场,可是他们没一个人信她的话。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或许她也会死,可是那又怎样?易子昭被众人拉着,拼命的往火场里跑,夏侯君悦痛苦万分,厮吼着那个女人的名字,嗓子都哑了。婉儿转过身,从容的从人群里走开,智善跟在她身事,小声的道:“娘娘,我们现在怎么办?“如果你想出宫的话,我会送你出宫去。”“不,我要一直跟着娘娘。”听到这话,婉儿突然转过身,好笑的看着他,“跟着我去死吗?”智善看着她,无言以对,婉儿脸上划过妖娆的笑,看着远方被火红映红的天际道:“韦太后如果知道郁清尘已经死了,你说她会是什么心情?”“一定很高兴罢?”“那如果她知道她真的为易子昭生下女儿,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情?”“这……”智善被她问住了,回头看一眼嘈杂的人群,压低声音道:“娘娘,难道你还要待在宫里吗?不怕她们找到我们吗?”“哼,如烟那傻子已经死了,没人会怀疑我的身份的。““可是……”智善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婉儿却扬手打断他,她转过身,最后看了一眼痛苦的扑着向前的易子昭,慢慢说了一句,“如果你早就选择我,就不会有这个结果。”许多年后,清明节前,一束洁白的菊花安静的躺在她的坟头,这不是皇陵,只是安静的湖边,和她娘一起长眠地下。或许还有人能想起许多年前的那个女人,但是大多数的人都忘了,一代新君即位,天朝再度恢复往日的繁华。一大一小两个人儿牵着手走过小路,妹妹用稚嫩的声音问,“皇帝哥哥,这是我们母后吗?”“是的。”“那为什么让她一个人在这里?”“这里有她最留恋的人。”“是谁?”“我们的外婆。”——后记婉儿去找德妃确定大皇子不是皇上亲生的事实,紧接着,韦太后出面把持皇后生孩子,打算偷龙转凤,谁知,经手的奴婢就是孟姑姑,她之后随着孩子一起失踪。兰陵,南宫家,一败涂地后,皇后娘娘因抑郁死去。太后一人担当不了重任,只好跑到天朝,将孩子拖负给清尘,摄政王被陈太医请回宫,与大理王一夜之战之后,退兵,天朝恢复平静,一切回到正常,而此时,天宝还被困在兰陵,清尘打算亲自去接回皇上,临出宫之前,突发一场大火让她下落不明,其实,她只是被摄政王秘密安排疗养身子,因为那时,她的肚子已经越来越大了,一场大火是她一手策划的。而后,婉儿为了让君宝做太子,一手策划杀死了韦太后,然后,又编出清尘已死的消息告诉易子昭易子昭为求解脱,终于答应让让君宝做了太子。婉儿如愿做了皇后,做了皇后的她并不死心,还暗查清尘的消息,以防她回来捣乱,但是另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夏侯军悦来要太子了,婉儿抵死不给,易子昭在与他对话得知清尘并没有死,她回去置问婉儿,婉儿不语不发,而后被打入冷宫,君宝被夏侯君悦带走,一世的沉浮之后,贵妃妨娘安然无恙,她领悟到,踏踏实实做人才是硬道理,。易子昭也怀着不堪的心情去看望清尘,但那时他还不知道清尘即将临盆的消息。被打入冷宫的婉儿心有不甘,最终逃回天朝,秘密入了宫,与此同时,婉儿也在宫秘密查到了清尘的藏身之处,她利用从前在宫的关系,混进去,夜里,当易子昭与清尘私会的时候,她放了一把大火,将两个人一起葬身火海。皇后娘娘生下的孩子最终由慈柔太后扶持为君,而德妃郁郁寡欢,不日死了,留下易子昭的一对儿女。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