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世阴缘:鬼夫在人间全部章节_两世阴缘:鬼夫在人间小说全文阅读

陆莺歌 2018-11-07 阅读





最近这几年,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佩戴各式各样的饰品,比如玉佩、佛牌、古曼童等,除了保平安之外,还能起到招财、驱小人的的作用。可是殊不知,这东西不能随便乱戴,否则一不小就会惹祸上身,更有甚者会因此丢掉性命。
 
    说到这里,我不禁想起姥姥家有一个玉镯,翠色鲜艳、无杂质、美丽大方,让人看了之后爱不释手,但是姥姥却从来不让我碰。
 
    有一天,我趁着姥姥不在家,偷偷的进入卧室,将她放在床头柜上的盒子打开,满心欢喜的拿出了玉镯,戴在了自己的手上,就在这时我耳畔竟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莺歌,我等了你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你了。”
 
    我被吓得手一哆嗦,一不小心将玉镯重重的磕在了床头柜上,谁知这玉镯竟如此脆弱,被磕的七零八落,满地都是。
 
    我飞快的将地上的玉镯碎块捡了起来,重新的装到盒子里。
 
    我心里害怕极了,如果让姥姥知道的话,一定会打死我的。
 
    我叫陆莺歌,今年二十岁,姥姥是个阴阳先生,在我小时候她就给我算过命,说我命犯天煞孤星,注定要孤独终老。六年前,我克死了自己的爸妈,如今跟姥姥相依为命。
 
    就在此时,一阵开门声响起,我知道是姥姥回来了。
 
    我迅速的回到客厅里,坐在桌子上佯装写作业。
 
    姥姥进来后直奔卧室,随后我听到她打开盒子的声音。我一听这下完了,早就做好了一会挨揍的准备。
 
    半晌,姥姥屋里仍没有任何动静,于是我蹑手蹑脚的朝着卧室走去,眼前的一幕着实让我惊呆了,那个被我摔碎的玉镯,竟完好无损的放在那个盒子里。我不可置信的想要伸手去拿,却被姥姥的手硬生生打断。
 
    “干什么?不是告诉过你,这东西碰不得吗?”姥姥呵斥着。
 
    我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又转身回去写作业了,可是心里却画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数日之后,姥姥突发心梗,因病逝世,临终前特意叮嘱我将那玉镯一并火化,不能将它留在世上。
 
    虽然我真的很喜欢这玉镯,但是姥姥的遗言我又不敢不听,于是连同那个装玉镯的盒子,一起火化掉了。
 
    处理完姥姥的事情之后,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公交站旁,准备回学校。心里反复盘算着父母当年留下的钱足以支撑到我大学毕业,接下来的日子我只能靠自己了。
 
    眼瞅着88路车已经到了面前,我将双肩包打开后,找到了零钱,可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原本我已经火化了的盒子居然出现在我的背包里!
 
    我嗷的一声叫了起来,我没办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手一滑,双肩包掉在了地上,周围的行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随后,我重新整理了下情绪,缓缓的蹲下身来将包捡起来,又摸了摸里面的盒子,果然还在!我鼓起勇气,将那盒子打开,那块玉镯依旧完好无损的在里面,随后戴在了手上。
 
    这他娘的简直是见鬼了,我明明已经烧掉了!
 
    “喂,同学!你到底上不上车啊?!”88路车的司机不耐烦地喊着。
 
    “我上!不好意思,刚才我的包掉了!”
 
    上了公交车之后,我满脑子都是这个玉镯,我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失而复得的神秘玉镯,还有那个说话的男人…
 
    就这样,我神情恍惚的下了车,刚到寝室楼下,却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寝室楼下被围个水泄不通,任我如何使出全力也挤不过去。
 
    我拍了拍前边同学的肩膀问道“这位同学,我能问下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吗?”
 
    只见那女生回过头来说:“这楼上刚刚跳下来个女生……”
 
    “死了?”
 
    “当然死了,当场气绝身亡。”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女生是住在508宿舍,叫苏澜。”
 
    此时,我已经听不清周围的声音了,508室苏澜,那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冲过重重包围的人群,终于看见了倒在血泊中的苏澜,看样子她是刚刚掉下来的,以苏澜的性格我绝不相信是自杀,这一定是一场谋杀。
 
    我的第一反应是报警,对!报警!
 
    我快速的将手机拿出,准备拨打110报警电话,这时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我们早就报警了,也打了120了,只是现在还没到呢。”
 
    我俯下身蹲在苏澜的旁边,平静的看着她,是不是我的命如此,周围的人才会一个接一个的离开?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阵喊声“让一让,请让一让,各位同学不要影响我们办案。”
 
    我见是警察和医护人员到了之后,立刻退到一旁,并不想耽误他们的正常工作。
 
    警察们不断的朝着我们喊道“请各位同学迅速离开现场,不要影响我们的工作,谢谢大家配合。”
 
    原本密密麻麻的围观群众,已经撤离的差不多了,我三步一回头的看着苏澜,她的尸体已经被带走了。
 
    无奈之下,我只能返回寝室,问问其他舍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推开门进入寝室后,看见丽娜和潇潇抱头痛哭着。忍不住问道“谁能告诉我苏澜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跳楼,我不在的这几天她经历了什么?”
 
    丽娜擦了擦眼泪,立刻从床上站起来说:“莺歌,你总算回来了,你不在我们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前几天你前脚请假回家,后脚杨明就约苏澜出去,连续几天都夜不归宿,今天刚回来却不成想就发生了这种事。”
 
    丽娜越说越来劲,哭声越来越大。
 
    听到丽娜这么说,我心头一惊。杨明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一心想将苏澜追到手,怎奈有我在,他一直未得逞,却不成想我才离开几天的时间,他就将苏澜给害死了?!
 
    我一怒之下冲出了寝室楼飞奔到教学楼,一脚踹开杨明班级的大门,大声喊道“杨明你这个龟孙子,你给老娘滚出来。”
 
    杨明见是我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随后走到班级门口将门随手关上。
 
    “陆莺歌,你大喊大叫的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问你这几天你带苏澜去哪里了?你对她做了什么?要不她怎么会突然跳楼自杀?”
 
    杨明一脸惊悚的看着我,颤颤巍巍的问着“什么?苏澜自杀了?莺歌,这种事可不能开玩笑的,苏澜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自杀呢?”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杨明,从他的反应里不难看出他也是刚刚知道这件事。
 
    我拽着他的胳膊一字一顿的问“你到底对苏澜做了什么?她性格那么好,怎么会自杀?”
 
    “我什么都没做,我什么走没做!”杨明甩开了我的手,发疯似的往楼下跑去,留下一脸错愕的我。
 
    回到寝室之后,我平躺在床上,依旧无法相信苏澜离开的事实。
 
    丽娜和潇潇劝我吃点东西,再这么熬下去的话,怕我的身体受不了。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墙上看,爸爸妈妈走了,姥姥走了,现在连我最好的朋友也走了,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想着想着,一阵困意来袭,我迷迷糊糊的竟睡着了。
 
    恍惚间听到有人说:“莺歌,你知道这些年我等你等的多辛苦吗?”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我冷不丁的从床上坐起来,“到底是谁?”
 
    清醒之后,我笑了笑,这里明明是女寝,怎么可能进来男的?怕是自己真的是幻听了。
 
    我重新的躺下,目光落在了阳台上,不看还好,一看我浑身的毛孔都颤栗起来了。
 
    阳台上站着一个人,月光照在她的身上,及腰长发,蕾丝长裙……
 
    我揉了揉眼睛,莫不是……苏澜吧。
 
    我飞速的穿上拖鞋朝着阳台走过去,忍不住轻声的问“苏澜?苏澜是你吗?”
 
    “苏澜,我是莺歌阿?是你吗?”
 
    我一点点朝着她走进,生怕动静大了她就消失不见了。
 
    “莺歌,你别过来,我现在已经不是人了,你不要靠近我。”
 
    她是苏澜!她是我最好的朋友苏澜!
 
    “没关系,我不怕。”我大步走上前想去抱住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可当我的指尖碰触到她身体时,竟然硬生生的穿了过去,我竟什么都摸不到。
 
    我又试了试,可是依旧这样。
 
    “莺歌,没用的,不要白费力气了。现如今,我们已经是人鬼殊途了。”
 
    “苏澜,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苏澜的目光空洞而又无神,她的脸上满是血迹,她缓缓开口说:“都怪我没有听你的,所以才落得现在这个下场。你走之后,杨明约我出去玩,我原以为不会发生什么事,却不成想途中他心生歹意,把我强暴了。他威胁我不要报警,不然就将这件事捅出去,让全校都知道我被他睡了!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我没脸活在这世上了…”
 
    “果然是那个畜生,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他!”
 
    苏澜在一旁急切的说:“别,莺歌你千万别做傻事,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解决掉他的。我这次来找你,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你的命都是注定的,你千万要小心阿,千万要小心!”
 
    “苏澜…苏澜…你别走!求你别走”
 
    苏澜叮嘱完我之后,就消失在这夜色中了。
 
    丽娜和潇潇被我的喊声吵醒,迷迷糊糊的问道“莺歌,你是做噩梦了吗?这哪有什么苏澜?她不是已经死……了。”
 
    潇潇的话音刚落,她跟丽娜同时捂住了嘴巴,立刻回到床上猫在了被窝里不再吱声。
 
    我心里清楚她们两个一定是害怕极了,所以才会这样。
 
    片刻之后,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我居然能看见苏澜?!我居然能看见一个死人?难道我的阴阳眼开了!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我站在阳台上朝着下面看了看,我果然是能看见那些“脏”东西了。



我越听越糊涂,什么骁勇善战?什么无人能敌?做了什么决定??
 
    我虎目圆睁的看着张开心,大声呵斥着“想要我手上的玉镯可以,但是你必须得把话给我说清楚,你们以前认识我对不对?我到底是谁?如果你告诉,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把玉镯给你。”
 
    张开心听到我的话,不怒反笑,“我忘了你是喝过孟婆汤的人,想必你现在应该知道自己身上的诅咒了吧?如果你知道是谁给你下的这咒语,怕是你这辈子都会痛不欲生!但是你放心,我是根本不会告诉你的,我要让你自己一点点知道这事情的真相,我要让你自己去体会这撕心裂肺的痛,唯有看见你一点点痛苦死去,我的心里才能畅快!”
 
    “你到底是什么人呢?为什么这么想将我置于死地?”
 
    张开心目光深邃,怨念的看着我,“你我之间的仇恨,怕是说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今日我就要了你的命,黄泉路上你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就在这时,钟离突然喊道“幽尘,你切莫再多说了,不然我们再见面时,就是仇人。”
 
    张开心颤抖的身体,声音哽咽的问,“你什么时候知道是我的?这么多年不见,你可曾想过我?”
 
    “你将灵魂寄宿在一个凡人体内,你究竟想干嘛?乾坤镯我是不会让你拿走的,不管是你的主意,还是妖王的主意,只要有我在,你就甭想动陆莺歌一个手指头。”
 
    原本泪眼婆娑的张开心,听到这话之后,眼神里满是杀气,“既然你无情,那就休怪我无意。你之于我,如若不能成为爱人,那便是仇人!”
 
    张开心话音刚落,起身就是一跳,眨眼间就已经到了我面前。钟离快速的挡在我的前面,伸手便与张开心站在了一处。
 
    只听张开心说道“钟离,我奉劝你快点离开,你身上没有法力,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那又怎样?就算肉搏,你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哈哈哈哈,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为了陆莺歌就算死,你也心甘情愿。我只想问你一句,这些年,你可曾想过我?哪怕一分钟?”
 
    钟离低着头不去看她,手上的动作并未停歇,“幽尘,我们相识也有数万年了,我的心意你该清楚,打我见到陆莺歌的第一眼,我的心里便从未容下过第二个人,不管是你还是其他人。”
 
    “呵呵,你这话一说出口,不知又伤了多少少女的心,怎奈陆莺歌的心里却至始至终都没有你啊,没有你!”
 
    唐泽目瞪口呆的站在一旁,他拉着我的胳膊,惊讶的说:“他们的对话你可曾听清楚了?认识数万年?那活了多久?我天,这件事我一定要问问我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听到了吗?难怪钟离对你情有独钟,怕是你的前世,就跟他已经牵扯不清了,这情债最难还,你可要想清楚。”
 
    我没好气的看着他,嘴上骂道“好你个唐泽,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在这里看热闹?你还不滚上前去帮忙?”
 
    我一语点醒梦中人,唐泽这才反应过来,立刻朝着张开心奔了过去,嘴里还振振有词,“老子可不管你是人还是妖,想欺负陆莺歌就得先过我这关,除非你在我尸体上踩过去,不然你休想拿走乾坤镯。”
 
    张开心一脸嘲讽的盯着我,“陆莺歌你这本事还真是大的很,上一世就与人通奸,这一世你还如此不老实,一起勾搭两个男人,也不知道你到底会什么狐媚之术,竟让他们对你都如此死心塌地,要不你也教教我?省的让我孤苦伶仃的活了数万年,却没有一个男人愿意留在我身边。”
 
    “那你可要好好想一想呢,为什么活了你这般岁数,还没有人愿意在你身边,莫不是你生得一张丑陋的脸,让人看了望而生畏吧。怕你这容貌,根本没办法与我们莺歌相比,要怪你只能怪自己生的不好,抓不住男人的心。”唐泽说。
 
    “我丑?我幽尘乃妖族第一美人,三界之内更是无人无知无人不晓,你一个愣头青居然说我丑陋。”只见她一抬手,无形中有一股力量将唐泽甩出了好远,只见唐泽捂着胸口摔倒在地,嘴角竟流了血。
 
    钟离见状,急忙喊着,“幽尘,来到阳间就要守这阳间的规矩,切莫要滥杀无辜,到时候妖王怪罪下来,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哈哈哈哈,提醒我?我看你是担心陆莺歌的安危吧?杀了她,我自当回去妖王那里领罚,这就不需要你担心了!”
 
    虽说钟离的武功甚高,可是此时的张开心,不对,这个叫幽尘的妖女,拥有一身法术,若真想杀了我跟唐泽,那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怕是钟离也抵抗不了多久。
 
    我见唐泽被她甩出去很远,急忙跑到他近前,关系的问道“你没事吧?平时看你体格子不弱,怎么人家轻轻一甩,你就摔倒了,还流了这么多血?”
 
    唐泽没好气的看着我,不耐烦的说:“陆莺歌,你到底有没有同情心啊?再怎么说,我也是因为你受伤的,你不好好的照顾我,还在一旁对我冷嘲热讽的,还真是让我伤心极了。”
 
    听到他这么说,我朝着他的肩膀拍了拍,“咱们两个这关系,我要跟你说谢谢的话,那岂不是太见外了。”
 
    唐泽一脸苦笑的说,“就算不见外,你也不用上来就拍我一掌,我刚刚才受了伤,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我急忙伸手做投降状,委屈的嘟囔着,“抱歉啊唐泽,我刚才一不小心把你受伤这件事给忘了,所以才会拍了你一下。”
 
    “陆莺歌,老子早晚有一天会死在你手上!”
 
    “好了好了,我也不是故意的,你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哪里不适?”
 
    “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蠢的女生,还哪里不适?我浑身上下哪里都不适,怎么办?”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