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记春闺梦里人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_犹记春闺梦里人全文免费阅读txt下载

容音 2018-11-07 阅读





江羡鱼曾以为她这一生再不会遇顾南枢。
 
  而此刻,他正站在她面前,手中的长剑正向下淌着殷红鲜血,刺痛着她的双眼。
 
  那血,都是她父母身上流下来的哀鸣;那剑,剥夺了木岐山上所有人的性命。
 
  明明是六月的艳阳天,江羡鱼却觉得冷,好冷,寒意无孔不入的钻入她的经脉中,她浑身开始发抖,抖得快要碎开。
 
  “顾南枢!为什么?”
 
  她不懂,木岐山与世隔绝,与他无仇无怨,他为何要如此赶尽杀绝?
 
  顾南枢一身锦绣蟒袍,眼中再无昔日柔情,冷漠的俯视着她,“给朕活捉了她。”
 
  他的嗓音还是如此的清磁,她竟觉得陌生得可怕,眼角酸涩,泪水从眼眶中汹涌夺出。
 
  江羡鱼眼睁睁看着数十名侍卫气势汹汹朝她而来,若不是当初她为了顾南枢自毁内功,怎么会束手无策。
 
  她是药神之女,药神一族因制毒炼药成名,遭天下人忌惮,她父亲与世无争,甘愿隐居在这山林。
 
  没想到父亲却因为她落得如此下场,命丧黄泉,身首异处。
 
  如果当初她没有被顾南枢迷惑,将木岐山入山口诀告知,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江羡鱼竟觉得自己有些可笑,笑意中满含痛意,“木岐山其他人有什么错?我父亲又有什么错!你为什么连他们都要置之于死地?”
 
  血海中,江羡鱼的脸苍白得可怕,曾经娇美灵动的神采,现在只剩下一片惨淡和寡然。
 
  顾南枢如冰锥一般的目光扫在了她身上,“竟敢窝藏你这个药神之后,这个罪名就够他们死千万遍!”
 
  窝藏?明明是顾南枢放她回去的。
 
  把这罪名冠在那些无辜的人身上,顾南枢怎么会变得如此残暴?
 
  江羡鱼失神之际就被冲来的侍卫押倒在地。
 
  顾南枢飞身而来,一剑刺在了她的心头,鲜血染红了白衫,也刺痛了江羨鱼的心。
 
  “那你还在等什么!杀了我,就再无后顾之忧了不是吗?”
 
  细细的鲜血从江羡鱼的唇角滑出,她死死的咬住嘴唇,心口传来极致的痛楚几乎要将她搅成粉碎。
 
  “药神之女从小便被灵药滋养,你的心头血,听说喝了能长生不老。我费了那么多的心思才让你信任我,杀了你,不就太可惜了?”
 
  顾南枢如鹰隼的目光中满含讽刺,一寸一寸刺痛了江羡鱼凉透的心。
 
  “你什么意思?”江羡鱼猛然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你不会真以为朕爱上了你?爱上一个善用毒物的妖女——”顾南枢轻轻哼了一声,阴鸷深沉的眼扫过她苍白的容颜,“笑话!你还真是个笑话!”
 
  他的话令江羡鱼的心猛然一抽,心口好似在猝不及防之间扎入一根细小锋利的针,疼得她狠狠吸了一口气。
 
  原来这一切,都是顾南枢的算计,而她,不过是他玩弄于股掌的可怜虫!
 
  江羨鱼心痛难忍,忍着喉间的腥色,质问道:“所以这一切都是你设好的局, 为的就是让我放下防备,心甘情愿废掉内功,告知你入山口诀,好来取我的血?”
 
  话音刚落,便听到顾南枢漠然地看着她,“是又如何?”
 
  他咬字很轻,好似满不在意。
 
  仿佛承受不了,江羡鱼徒然向下跪去,膝盖处传来的钝痛恍然不觉。
 
  她只是紧紧闭着双眼,过了许久,才有一颗极大的泪珠从眼角滚落了出来。
 
  顾南枢,你骗得我好苦啊!



沈故渊正在生死边缘,而她,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在这暗无天日的牢中,苟延残喘的活着。
 
  宁云姝见她已心如死灰,心中别提多畅快,“你说,现在能救他的,还能有谁?”
 
  江羡鱼浑身一震,宁云姝这话无疑是再告诉她,现在能救沈故渊的,除了她再没有旁人了。
 
  江羡鱼的眼底晃过一丝挣扎,她沉默许久后,开口道:“宁云姝,你到底想怎么样?”
 
  “江羡鱼,我也不是那么心狠之人,你若跪下来求我,说不定我会发发善心,救他一命?”
 
  跪下来求她?
 
  去求一个屠她满族的仇人?
 
  江羡鱼怔愣了片刻,内心中做着极大的煎熬,撕裂着她千疮百孔的心。
 
  可她又怎能置沈故渊于不顾?
 
  江羡鱼内心挣扎许久,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爬下草榻,腿脚一折,膝盖骨重重落在了地上。
 
  她紧闭唇齿,不发一言,只是一下复一下磕着头,额间鲜血纵横,她宛若未觉。
 
  宁云姝却还嫌不过瘾,出言讽道:“羡鱼姐姐这是在做什么?向我行礼,还是再向我讨乞啊?”
 
  宁云姝在逼她,攥着她的软肋,逼她开口求她,逼她自己践踏自己的尊严。
 
  可她又如何拒绝得了?
 
  沈故渊无论如何都不能死。
 
  江羡鱼沉默许久,内心波涛汹涌,可渐渐趋于平静,静得如一潭死水,她艰难道:“求皇后娘娘救沈故渊一命。”
 
  不过半口气的话,却耗尽了她全身力气。
 
  江羡鱼抬头,看着如今志得意满的宁云姝,当年自己若心有防备,又怎会信她是心善之人?又怎会,害得满族无端丧命?
 
  她不能替父复仇也就罢了,现如今,竟要向这些仇人开口求饶。
 
  江羡鱼,你活得真可悲。
 
  那一声皇后娘娘深得宁云姝的心,宁云姝欣赏着江羡鱼痛苦的表情,眸光尽是嘲弄。
 
  “江羡鱼,你也有今天。”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宁云姝的事手狠狠掴在了江羡鱼脸上。
 
  江羡鱼的脸瞬间红肿,双耳嗡嗡作响,磕头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歇,好似心已麻木。
 
  宁云姝忽的凑近她,玉手狠狠掐住她的下颚,迫使江羡鱼停下动作。
 
  “可我偏偏就是不想救他,你又当如何啊?”
 
  这话好似一道惊雷震在江羡鱼心头,
 
  “你骗我?!”
 
  江羡鱼猛地抬头,满含恨意的目光射向宁云姝。
 
  宁云姝居高临下,嘴角的弧度加大,却还嫌不过瘾的说道:“骗你,也是因为你蠢!”
 
  “宁云姝,我要杀了你!”
 
  江羡鱼面色惨白如纸,身子抖的像冬日残叶,却偏偏咬着牙硬撑着一点一点站了起来。
 
  如发狂的猛兽,将宁云姝扑倒在地,双手狠狠扼住她的脖颈。
 
  宁云姝被压倒在地,白嫩的皮肤被掐出明显的红痕,“江羡鱼你是不是疯了!”
 
  说话间,却向站立在一旁无动于衷的宫女撩了个眼神,宫女随即会意,轻手轻脚退出了天牢。
 
  江羡鱼尚挽回一丝理智,便瞧见了天牢门口那道匆匆离开的背影。
 
  心中猛然一惊。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