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殇阮宁夕陆斯琛by京七在线阅读_爱殇阮宁夕陆斯琛免费阅读章节

京七 2018-11-07 阅读





“陆斯琛,你放开我你要干什么?”
 
    “我的好嫂嫂,当然是干你了!”
 
    化妆台上的瓶瓶罐罐被男人粗暴地挥下去,托起女人的臀,把她压在台上,大手一扬,“刺啦”一声撕碎了她礼服下的丝袜。
 
    阮宁夕大骇,面上的血色瞬间褪尽,“陆斯琛,你混蛋!你明知道我是你嫂子,你还敢”
 
    还未说完,男人握住她的腰一个用力挺进,狠狠刺进了她身体里。
 
    “啊!”阮宁夕痛呼一声,错愕惶恐的眸中瞬间蓄满了泪水,声音低了下来,“斯琛,求你,别乱来今天是我和你哥哥俊成订婚的日子,外面那么多人”
 
    “我当然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陆斯琛嘴角噙着阴邪的冷笑,身下的动作粗鲁,每一下都要把阮宁夕撞到最深处,“可惜我那瞎子大哥不能人道,只能让我这个小叔子来帮他验验货了!”
 
    阮宁夕被撞得身子不住颤栗,她咬牙双眸血红地瞪向他,“你就不怕我把人叫进来?让人看看你这个小叔子对嫂嫂做的禽兽事!”
 
    陆斯琛瞧着女人眸中那交织的恨和怕,笑得愈发邪恶,“好啊!更刺激,反正无人不知你是为了钱嫁给一个瞎子和性无能的!”
 
    “我不是,我没有”阮宁夕下意识摇头。
 
    “住嘴!”陆斯琛动作一顿,抬手捏住她的下颌,眯着眸子冷冷地道,“阮宁夕,你不就是嫌弃我是陆家私生子,没有资格继承陆氏股份,才去勾引了陆俊成么?恩?”
 
    阮宁夕一怔,近距离瞧着男人眸中燃烧的熊熊怒火,心口像堵住了一块巨石般,呼吸艰难。
 
    斯琛,你竟然真的这样认为
 
    她忽而一笑,用一种鄙夷怜悯的目光对上他的冷眸,“你说对了一半,我是嫌弃你是私生子,但我并不是因为陆俊成是陆氏继承人才勾引他的!因为我爱他,所以我才选择和他在一起。”
 
    闻言,本就愤怒狠戾的陆斯琛,周身散发出骇人的杀气,眸中的怒火恨不得将她烧掉!
 
    禁锢着她下颌的手指,骤然用力,男人咬牙恨恨地道,“陆俊成又瞎又残,那样的人你也爱?”
 
    阮宁夕痛得浑身冒冷汗,但依旧不挣扎,毫不犹豫点头,“是的!我爱他,他什么样我都爱!”
 
    “好!很好!阮宁夕,你有种!”陆斯琛怒极反笑,身下的动作更加猛烈起来,一下又一下,带着十足的恨意,不把她贯穿不罢休!
 
    下贱的女人!
 
    “啊”阮宁夕即便死死咬住唇,那羞人的声音还是止不住从唇边溢出。
 
    突然,门被推开又关上,陆俊成关切的声音从外间传来,“宁夕,你在吗?休息好了没?”
 
    盲棍点在地毯上,细细密密的声音传来,让里间化妆台上的俩人皆是一怔。
 
    阮宁夕吓得闭了嘴巴,陆斯琛却勾唇邪肆一笑,身下继续动起来,而且每一下都更加用力,次次顶到了她最深处。
 
    阮宁夕满眸恐慌,双手捂住嘴巴,拼命摇头,无声的求饶。
 
    陆俊成已经到了里间的门口,停了下来,伸手去摸索。
 
    “啪啪啪”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里,格外突兀。
 
    陆俊成皱眉,面向发出声音的方向,“宁夕?是你吗?什么声音?你没事吧?”
 
    阮宁夕不敢开口,也不知如何开口,眼泪肆意淌下,羞耻得恨不得去死。
 
    陆俊成犹疑地皱了皱眉,抬脚又靠近了一点,“是谁?别恶作剧了,欺负一个盲人不好吧?”
 
    “大哥!是我!”陆斯琛突然出声,俊脸上带着挑衅的邪笑。
 
    阮宁夕登时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突然开口的男人,完全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陆俊成诧异,“斯琛?你怎么在这里?看到你嫂子宁夕了没?”
 
    “看到了!”陆斯琛抬手捏住阮宁夕的下巴,身下用力一挺,“嫂子你怎么不吭声啊?告诉大哥,我们在做什么。



几小时后。
 
    陆家大厅,一切尘埃落定。
 
    陆高格宣告,陆家全部股份都转给陆斯琛,陆俊成心术不正,逐出陆家,交由法庭处置。
 
    “为什么,我不甘心,不甘心”
 
    “陆斯琛,你不要得意,只要我在一天,阮宁夕就是我陆俊成的妻子,结婚证上是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不是你!”陆俊成目龇欲裂地咆哮着。
 
    “是吗?”陆斯琛淡淡一笑,“假如一开始,结婚证就是假的呢?陆俊成,你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不作数,宁夕是我陆斯琛的女人,我怎么可能允许她成为别的男人的妻子。”
 
    阮宁夕听了,一脸震惊地看着陆斯琛,她真是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爱她如此之深。
 
    陆俊成一脸死灰地被警察带走,临走前看了一眼阮宁夕,“对不起希望你余生能幸福!”
 
    阮宁夕目光一震,看着男子被带走,渐渐消失在视野中。
 
    “不准想他,哪怕是一秒,也不行。”耳边,传来男人霸道十足的抱怨。
 
    阮宁夕温柔一笑,抬头看着男子不满的神情。
 
    “我没有想他,刚才,我只不过是想,假如时间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错失那么多次机会,一定会好好把握住跟你相处的一分一秒,我们要很幸福很幸福才行。”
 
    “嗯,我们会幸福的,一定会。”陆斯琛紧抱着女子娇小的身体,承诺道。
 
    陆斯琛拥着心爱的女人走到陆高格面前。
 
    陆高格一脸激动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老脸上的肌肉都不自觉颤抖着。
 
    “你的股份,全部拿走,我一点不稀罕,也不会要。在这个世上,惟一能让我在乎的,只有宁夕一人,你从来都知道。”陆斯琛扯了扯唇,露出一丝淡笑,“所以,请祝福我们吧。”
 
    语毕,他也不待对方反应,拥着阮宁夕就要往外走去。
 
    “等一下!”
 
    陆家突然冲进来几个孙家的人。
 
    好几人团团围住了陆斯琛两人的去路。
 
    “陆斯琛,你心为什么那么狠,盈盈做错事你惩罚她就算了,可是甜甜是无辜的,你怎么忍心,她还不到二十岁”说着,孙家人忍不住啜泣起来。
 
    “她没事!”陆斯琛掀了掀眼皮,淡淡地说,“再过一天,这种类似艾滋病毒发作反应就会完全消失。我早知道孙盈盈对宁夕没安好心,所以抽调了她身边所有能用的人,那个给孙甜甜注射药物的手下是我的人,这种药物也不是艾滋病毒,对身体完全没有伤害。”
 
    听到这个消息,孙家的人惊喜交加,自动散开到一边,心里亦是百味陈杂,不知道说什么好。
 
    孙家出了这样的丑事,只怕以后在本市也难以立足,都怪他们养的好女儿啊!
 
    如果不是孙甜甜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都无颜上门来找陆家人讨个说法,女儿错在先,又怎能怪人家翻脸无情!
 
    面对陆高格的关切询问,孙家人都羞愧地低下了头。
 
    三天后。
 
    一架飞往澳大利亚的飞机正式起飞。
 
    看着窗外的朵朵白云,阮宁夕感觉眼前的这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一场异常逼真的美梦。
 
    “宁夕,我爱你!”紧拥着女子的身体,陆斯琛一脸满足地叹息。
 
    “斯琛,我爱你!”阮宁夕决定什么都不想了。
 
    如果是梦,那就让他们永远都不要醒来吧。
 
    再见,那些不开心的过往!
 
    此刻,她要做的就是牢牢把握手里的幸福,再也不放开。
 
    大手牵着小手,两个人天荒地老!”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