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开出花朵林初夏小说热门资源在线阅读|孤独开出花朵全章节小说阅读

洛倾城 2018-11-07 阅读


孕吐结束之后,林初夏就很嗜睡,特别是体力消耗过大的时候,她就更嗜睡了。
 
    见到林初夏这般模样,季薄言心底莫名抽了一下,他蹙紧了眉头,走到她面前,用脚踢了踢她的身子。
 
    “醒醒……”
 
    林初夏瞬间惊醒,她抬眸发现是季薄言,噙着泪水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她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将之前在手机上打好的一段文字,递到了季薄言面前——
 
    “我对N大的检查结果表示怀疑,我想去别家医院做检查!”
 
    季薄言离开之后,她想得很清楚,既然这里都是林思佳的人,那她就换家医院做检查,一家不行那就多去几家,她就不信N市所有的医院,都有林思佳的人!
 
    “换医院?”季薄言看完她的话,眸光一骤,脑海中闪过夏明勋那张讨人厌的脸,冷恻恻的睨着她笑了笑:“你想换哪家医院?中心医院吗!”
 
    中心医院,是夏明勋的地盘。
 
    想起夏明勋那张讨人厌的脸,季薄言凉薄的眸底染上一层怒意。
 
    “怎么,东窗事发了,就想去找你那个姘头!?”想到林初夏竟然还想去找夏明勋,季薄言的怒火蹭蹭地往头顶上窜:“事到如今,你以为夏明勋能保得了你?!”
 
    “林初夏,你别做梦了!”
 
    “别说他保不了你,就是他能,我也不会放你走!”
 
    林初夏是他的女人,就算是被他厌弃了,也轮不到夏明勋来沾染!
 
    季薄言还想出言警告林初夏,却被两名护士给打断了。
孤独开出花朵
    “季先生,手术室已经安排好了,主任已经去做术前准备了……”
 
    “好,带她过去吧!”季薄言淡淡的点头说道。
 
    手术!?
 
    不,她不要做手术!
 
    听到手术二字,林初夏满眼的惊恐。逃,她要逃走!
 
    然而还没跑出两步,便被两名护士给抓住了。护士一左一右抓着她,还一边劝说道。
 
    “林小姐,不用担心,这是个很小的手术,很快就结束的……”
 
    不!不可以,她不要手术,她要保住这个孩子!
 
    林初夏拼尽最后力气挣开护士的手,冲回到季薄言面前,扑通一声在他面前跪了下来。
 
    林初夏紧紧的拽着他的腿,祈求的抬头望他,无声的开口向他求饶:“求求你,不要,不要——”
 
    季薄言垂眸,望着她满眼的泪水,心烦气躁的蹙了蹙眉头,冷冷的甩开了手:“林初夏,今天的事情是你咎由自取,你也别怪我心狠手辣!”
 
    季薄言说完,抓住林初夏将她扔给了面前的两名护士。
 
    最终,林初夏被绑在了手术床上,望着冰冷的手术器械,无尽的绝望顿时涌上心头。
 
    徐燕!
 
    虽然徐燕穿上了手术服带了口罩,但是徐燕的声音,她一下子便认出来了。
 
    黯淡的眸子顿时亮了亮,她正准备向她求助,然而目光却落在了她手中那支麻醉针上。
 
    倏地,林初夏震惊的瞪大了一双漂亮的眸子——
 
    竟然是她!?
 
    “林小姐,对不起了,我也是身不由己!”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林初夏流下了绝望了的泪水。
 
    手术灯刚亮起没多久,妇产科主徐燕匆匆的从手术室里跑出来,直接跑到季薄言面前。
 
    “季先生,我们给林初夏小姐注射了催产针,现在胎盘不能勉出,还引起了子宫大出血,我们需要立即为她实行子宫切除术……”
 
    “这是手术同意书,您看一下若是没问题请尽快签字。”
 
    “切除子宫!?”季薄言心头一震,脸色阴沉的蹙紧了眉头。
 
    当初徐燕跟他说过,林初夏这个手术有很大风险,最坏的打算就是切除子宫。
 
    这才进去几分钟,她已经严重到这程度了?
 
    那种莫名的烦躁再次笼上心头。
 
    “主任,不好了,病人休克了……”就在季薄言发怔的时候,一名小护士突然从手术室里跑出来,扯着嗓子冲着徐燕喊道。
 
    季薄言心头莫名一颤,迅速从护士手中拿过手术同意书和笔,唰唰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季薄言将手术书扔回给小护士,然后敛着眉睨向徐燕:“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必须把人给我救活!”
 
    “如果她活不了,你就给她陪葬吧!”
 
    季薄言周身的寒意让徐燕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拿到了签了字的手术同意书,徐燕迅速的回到了手术室进行手术,季薄言望着再次关上的手术室大门,心中那一抹不安的情绪,渐渐的笼罩了全身。
孤独开出花朵
    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在颤抖,季薄言觉得自己一定是生病了。
 
    然而季薄言觉得自己身体不适,他却没有离开。
 
    季薄言从来不知道,等待是如此煎熬的事情,即便是林思佳被推进抢救室,他都没有如今这般焦虑。
 
    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是什么时候了?
 
    对了,是林初夏被绑架那一次。
 
    那时候他从警局出来后直奔医院,那时的他等在手术室外,也是这样的心情。
 
    为什么,他会对林初夏产生这般异样的情绪?!
 
    季薄言觉得烦躁得很,什么事情都理不出半分头绪来。
 
    一小时后,林初夏被推出了手术室。
 
    “手术很成功,大出血及时止住了。”徐燕从手术室出来,简明扼要的将林初夏的手术情况告知季薄言:“等麻药过后,林小姐就能醒了。”
 
    听完徐燕的话,季薄言堵在心口那一股莫名的烦躁顿时没了踪影,脸色也比之前缓和了不少。
 
    林初夏是在手术后的第二天半夜醒来的,伤口处那钻心的疼痛让她清楚的知道她经历了什么手术,她睁着空洞的双眸盯着天花板,泪水就顺着她的眼角不住的往下掉。
 
    夏明勋曾问过她,她后悔吗?
 
    是的,她现在后悔了!
 
    林初夏醒来的第二天早上,季薄言出现在了她病房里,他站在林初夏的床头,高高在上的看着她说:“夏明勋这个男人,以后就不肖想了,他不是你能高攀得起的,即便他有心,夏家也不会让他娶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
 
    “等佳佳的手术完成之后,我会另外给你安排身份和住处,以后林家的人也不会再找你麻烦!”
 
    “从今往后,你好好听话,我可以养你一辈子,让你衣食无忧。”
 
    林初夏没有看他,只是缓缓的闭上眼睛,当他不存在。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