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开出花朵全文免费阅读|孤独开出花朵免费阅读小说最新章节

洛倾城 2018-11-07 阅读


她虽然恨透了林思佳也不想救她,奈何季薄言抛出的条件太诱人,为了小棉花的手术,她最终还是妥协了。
 
    季薄言领着林初夏去医院做检查时,心情不错,竟然全程陪同。
 
    林初夏知道,季薄言这不是体贴她,他这么做不过是怕她临时反悔了跑路,所以盯着她罢了。
 
    即便目的不单纯,但是自己爱的男人陪自己做检查,林初夏还是很高兴的。
 
    林初夏想,这是季薄言第一次陪她做检查,应该也是最后一次了。
 
    等林思佳事情告一段落,签了离婚协议,他们就没有什么交集了。
 
    她想把这时刻牢牢刻在脑子里,等以后慢慢回忆。
 
    因为是要做骨髓移植手术,所以检查项目比较多,然而各项检查还未进行到一半,便被叫停了。
 
    办公室内,妇产科主任徐燕表情略显严肃的将一份刚拿到的化验单递到了季薄言和林初夏面前。
 
    “初步检查,林小姐已怀有身孕,近期内不宜进行骨髓移植手术。”
 
    听到医生这么说,林初夏和季薄视线不约而同的落在了面前的化验单上。
 
    盯着化验单上的结果,林初夏脑子一片空白。
 
    她怀孕了?这怎么可能!
 
    当初医生明明说的很清楚,她怀孕几率很低……
 
    林初夏盯着化验单许久,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例假似乎好久没来了。
 
    自从上次做了流产手术之后,她的例假就不规律了,前两个月又忙,就没注意。
 
    医生话刚落,季薄言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相较于林初夏怀孕,他更关心的是林思佳的手术问题。
 
    林初夏即便做了人流,手术怎么也得往后延一两个月。
 
    一两个月时间太长了,中途生变的可能性太大,他怕林思佳的病情有变。
 
    “从初步问诊的情况来看,怀孕应该在两个月左右。”医生问了林初夏几个问题,对她怀孕的状况做了初步判断。
 
    两个月?!
 
    医生话音刚落,季薄言和林初夏两人的脸色不约而同的变了。
 
    两个月之前,正是林初夏去季氏求季薄言,被他羞辱的时候。
 
    那孩子竟是在那时候怀上的!?
 
    明明那时候自己被折磨得那么痛苦,怎么就在那时能怀上了呢?
 
    那几天的羞辱就像一根刺牢牢扎在她心底,每每想起她就觉得羞愤难当,怎么偏偏就在那时怀上了呢!
 
    林初夏抿着唇,紧紧的拽起了拳头。
 
    林初夏埋头思考了许久,然后拿出手机,在便签上打了一行字——
 
    “如果不想要孩子,最快什么时候可以安排手术?”
 
    “你不想要孩子?!”徐燕正给她开几项孕检项目,确诊一下怀孕周期和孩子的情况,哪知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林初夏就写了这么一段话。
孤独开出花朵
    徐燕望着林初夏,表情严肃的蹙起了眉头。
 
    林初夏对上医生试探的目光,认真的点了点头。
 
    不,她想要孩子,她想要!
 
    然而,她知道,季薄言是不会同意的!
 
    刚出办公室,季薄言便将林初夏拉到一处墙角,将她整个人往墙上摔。
 
    季薄言手劲大,林初夏摔在墙上,疼的直蹙眉头。
 
    “林初夏,你长能耐了啊!”季薄言扯掉她脸上的口罩,一把捏住了她的下颚:“怎么,让你怀上我的种,你还委屈了是不是!?”
 
    听到林初夏怀孕的时候,季薄言的第一反应也是让她打掉孩子,然而,当这件事由林初夏主动提出来的时候,他就十分不舒服,莫名的烦躁。
 
    以前她一直哭着求他留下孩子,现在不过短短两个月,她倒是淡定的跟医生讨论要打胎!
 
    还真是让他刮目相看啊!
 
    倏地,季薄言想到了夏明勋。
 
    想起了夏明勋送林初夏回来的那一幕,以及两人言笑晏晏的模样,盘旋在胸口那一股无名的怒火,顿时冲上了头顶。
 
    “说!你不想怀我的种,是想怀谁的种?”季薄言越想越生气,捏着她下颚的手不自觉的加重了力道:“是不是夏明勋?!”
 
    林初夏被她捏得生疼,然而在听到季薄言说起夏明勋的名字时,林初夏顿时愣住了。
 
    这事,跟夏明勋有什么关系?!
 
    林初夏这一愣,让季薄言以为他说中了林初夏的心事,怒火蹭蹭的往上窜。
孤独开出花朵
    “贱人,你才认识他两个月,就这么眼巴巴想给他生孩子!?”
 
    “怎么,这离婚协议我还没签字呢,就想给我带绿帽子!?”季薄言说着,也顾不得这是在公众场合,腾出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对她上下其手。
 
    “不——”林初夏无声的呐喊着想要逃离他的折磨,奈何自己根本不是季薄言的对手,除了求饶,根本逃不开。
 
    不,不可以——
 
    季薄言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放肆,眼见着季薄言就要将她裙子脱下来,林初夏慌得眼泪直往下掉。
 
    眼见着裙子的拉链即将落下,一道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季薄言的动作。
 
    “言哥哥——”
 
    季薄言手上的动作一顿,转过头,便看到林思佳脸色苍白的站在他们面前。
 
    季薄言眸光一缩,迅速的将他钻进林初夏身体里的手给抽了回来。
 
    林思佳眸底的恨意一闪而逝,她走到季薄言身边,抱起他一只手臂,有些嗔怪道:“言哥哥刚才是在对姐姐发火吗?”
 
    “言哥哥别再骂姐姐了,虽然她以前伤害过我,但是她现在愿意捐骨髓救我,也是将功补过了,以前的事情就不要追究了……”
 
    呵,将功补过?这话亏林思佳说得出口!
 
    要不是看在季薄言给小棉花找到了合适的心脏,就算是拼了自己的命,她绝对不会救她的!
 
    林初夏凉凉的望着林思佳,暗暗的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言哥哥没有骂她,只是在跟她说事情,有些着急罢了……”季薄言斜睨了林初夏一眼,开始轻声细语的哄着林思佳。
 
    那温柔的眼神以及笑容,是林初夏从没见过的。
 
    眼前的这一幕,深深刺痛了的她的双眼。
 
    这个男人的温柔,只属于林思佳。他给自己的,永远只有冷漠与愤怒。
 
    最后,季薄言还是撇下了自己,带着林思佳去做检查了。
 
    望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林初夏红了眼眶。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