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绕缠似绝症全本免费小说在线阅读|爱恨绕缠似绝症小说阅读资源入口

夏小霜 2018-11-07 阅读


    顾钧寒并不知道江晨沐是怎么跟小宝说自己的事情的,有时候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就会去小宝的学校,远远地看上一眼。
 
    有一次他一不小心被眼尖的小宝看见了,没办法,只得走出来给了这个小家伙一个大大的拥抱。
 
    听见小宝大喊着:“爸爸,你终于回来啦!小宝好想你啊!”,顾钧寒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他觉得鼻子发酸,使劲儿地揉了揉小宝的头发。
 
    “乖儿子,爸爸也很想你。”
 
    他放开小宝,蹲下身,摸了摸小宝的脸,“爸爸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听妈***话?”
 
    “小宝很乖的,一直都很听妈***话,就是妈妈说爸爸去很远的地方出差了,要很久才能够回来,这段时间都没人陪小宝玩儿游戏!”
 
    “妈妈说爸爸去出差了吗?”
 
    “嗯,爸爸你终于回来啦!你是专门来接我回家的吗?那我们赶紧回去吧!”
 
    说着,小宝就拉着顾钧寒的手要走。
 
    顾钧寒却一直没动,小宝转身奇怪地看着他。
 
    “小宝,爸爸出差刚刚回来,还特别特别忙,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这段时间可能没空回家陪你和妈妈。”
 
    他看见小宝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一阵心疼。
 
    “爸爸马上就又得要回去上班了,妈妈等会儿就来接你,到时候你们就一起回家,好不好?”
 
    小宝委委屈屈地看着他,没有吭声。
 
    “小宝,你别生爸爸的气,爸爸也不想这样的,但是没办法。这样,爸爸向你保证,只要爸爸一有空就马上来看你,陪你一起玩儿,好不好?”
 
    “真的?”
 
    “当然啊,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不过我们要瞒着妈妈,不能让她知道哦!”
 
    “为什么不能让妈妈知道呢?”
 
    “你想啊,爸爸跟你玩儿,但是没有跟妈妈一起,她知道了肯定会不高兴的啊!为了不让妈妈不开心,这就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之间的xiǎo mi密,好不好?”
 
    “那,好吧!”
 
    “我们拉钩,好不好?”
 
    “嗯!”
 
    那之后他时不时就会悄悄去看小宝,从小宝那里知道更多关于江晨沐的事情。
爱恨绕缠似绝症
    当小宝说妈妈最近心情很好总是笑的很开心的时候,顾钧寒也会跟着开心起来。
 
    当小宝说妈妈不知道为什么老是会吃饭吃着吃着就跑到厕所里吐的时候,他的心又会揪成一团。
 
    他真恨不得马上回家,陪在江晨沐身边,哪里也不去。
 
    顾钧寒接小宝回家那天,本来他只是打算陪着小宝玩儿一会儿就走的,但是左等右等也没有看见江晨沐来,再一听小宝说头天晚上妈妈吐的很厉害,实在没办法就自己把小宝送回了家。
 
    虽然走的时候他再三跟小宝说千万不要让妈妈知道是自己接他回的家,但是又有什么用呢?
 
    他知道江晨沐那么聪明的一个人,肯定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是他送小宝回家的。
 
    他本来以为江晨沐肯定会找到他,再次警告他,让他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
 
    但是出乎意料的,他等了一天两天三天,江晨沐一点动静也没有,看着江晨沐的人也说她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异常。
 
    顾钧寒不懂江晨沐是什么意思,是没有发现?还是说是默认了自己的守护?
 
    可是不管怎么样,无论江晨沐知不知道,顾钧寒都下定决心,哪怕是一辈子都得这样偷偷摸摸的,他也要一直守护下去。
 
    另一边,江晨沐自那天以后还是跟往常一样,哪怕她已经知道有人一直在看着她和小宝,但还是该吃吃该喝喝该去逛街就逛街该去医院检查就去检查。
 
    自从她被顾钧寒用妈妈做威胁逼着回来以后,她就特别注意和妈妈联系。
 
    顾钧寒在的时候,她主要是每天都会打电话,现在顾钧寒走了,她就会每隔两三天就带着小宝去她妈妈家里看望她。
 
    江晨沐的父亲在她还很小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她的母亲林玉晶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丈夫死后愣是没有再嫁,年轻的时候她拼命工作,一个人把江晨沐带大,等老了退休了,就一直一个人生活着。
 
    大概是遗传,江晨沐婚后遇到的所有折磨痛苦,她从来都没有跟妈妈提过。
 
    江晨沐一直觉得妈妈年轻的时候一个人把她带大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她不愿意让妈妈在老了应该享福的时候还要因为自己孩子的婚姻感情问题而伤心。
 
    所以从她回来以后,她就特别注意,害怕妈妈会遭遇什么不测。
 
    她以为自己已经把妈妈保护的很好了。
 
    可是当她接到电话,听到那个人说:“晨沐,快来医院,你妈妈出事了!”她的脑袋一片空白。
 
    江晨沐赶到医院的时候,她妈妈正躺在手术台上,“手术中”三个字让她觉得格外刺眼。
 
    她站在走廊上,喘着气,有个人走了过来,扶住她,把她带到旁边的椅子上坐着。
 
    江晨沐坐下以后才后知后觉地转头看了那人一眼。
 
    “顾钧寒?”
 
    “嗯,是我。”
 
    那人轻声说,明明只有三个字,但是江晨沐却觉得自己从这短短三个字里面听出了无尽的温柔。
 
    她想要问顾钧寒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又想起来正是他打电话通知自己妈妈出事了的消息。
 
    那他又是怎么知道妈妈出事的?
 
    顾钧寒似乎是看出了她在想些什么,还没有等江晨沐问,他就快一步说:“今天下午我约了钟总见面谈生意,去的路上无意中看见了你妈妈。”
 
    “我看见她在过马路的时候突然就晕倒了,之后我就赶紧把她送到了医院。”
 
    “啊,这样啊。”江晨沐没有看他,只是低头一直盯着自己的鞋子。
 
    她现在脑子里很乱,她都快记不得自己是怎么赶到医院的了。
 
    不知道妈妈怎么样了,小宝放学的时间快到了,得让保姆去接一下才行,他没有看见妈妈会不会担心?
 
    明明接到电话的时候还是一片空白,但是现在坐在这里,脑子里又跟浆糊一样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都有。
 
    这个时候,一双手停在了她的背上拍了拍。
 
    江晨沐转头,微微睁大眼睛看着旁边的顾钧寒。
 
    顾钧寒冲她笑了一下,可是眼睛里分明满是关怀和小心翼翼。
爱恨绕缠似绝症
    “别担心,会没事的,相信阿姨。”
 
    他的声音很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见的一瞬间,江晨沐脑子里那些乱糟糟的玩意儿就统统不见了踪影。
 
    她连忙转头重新看着自己的鞋子,也不说话。
 
    江晨沐突然发现,她居然只是因为顾钧寒的一句话就获得了莫大的安慰,她又想,这样可真是不妙。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着,之后他们都没有再说话,江晨沐就那么一会儿看着手术室紧闭的门,一会儿盯着自己的鞋子,一会儿看着窗外发呆。
 
    她一直假装没有看见身侧的顾钧寒那无时无刻不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过了不知道多久,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江晨沐“噌”的一声就站起来,跑到医生面前。
 
    “医生,我妈妈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擦了擦头上的汗,“暂时已经脱离危险了,但这几天还是要着重观察,幸亏送来的及时啊,要是再晚那么两三分钟,后果不堪设想!”
 
    知道已经脱离危险了,江晨沐突然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两条腿似乎已经无法支撑起她的重量了。
 
    眼看着江晨沐就要跪在地上了,顾钧寒眼疾手快地赶忙伸出双手扶住了她,把她堪堪扶了起来。
 
    从接到电话一直到现在,江晨沐一直都没有哭。
 
    但是看着护士把妈妈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看见她那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
 
    眼泪在那一瞬间就涌了出来。
 
    顾钧寒还在旁边,江晨沐本来不想哭的这么厉害的,但是她怎么也止不住,就跟洪水决了堤一样,一有了开头,就是想停下似乎也没有办法了。
 
    顾钧寒也蹲了下来,他捏住江晨沐的下巴,让她把脸抬起来,看着江晨沐泪眼朦胧的模样,他止不住地心疼。
 
    他缓缓擦干净江晨沐脸上的眼泪,然后轻轻抱住了她,亲了亲江晨沐的头发,低声道:“是吓坏了吧?没事,哭吧,哭出来就好受点了。”
 
    就好像有了底气一样,顾钧寒说完这句话以后,江晨沐的哭声更大了,哭的更加肆无忌惮,更加厉害了。
 
    她捶了捶顾钧寒的背,男人的怀抱是温暖的,背是宽阔的,让人安心的。
 
    她说,“顾钧寒,我好怕。”
 
    她听见抱住她的男人说:“不怕,有我呢,我一直都在。”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