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寒露华浓全章节免费阅读|夜寒露华浓全本免费阅读地址入口

岑小小 2018-11-07 阅读


你”楚月站起来,挺着大肚子,似乎要大发雷霆。
 
    一边是自己最爱的女儿,一边是自己的宠妃,楚忠无奈的叹口气。
 
    “够了够了,你们别再吵了,先赏月吧。”
 
    “是。”露华轻轻说着话,委屈的低下头去,“陛下,人家就只是好奇而已。”
 
    “爱妃,朕懂你,只是楚月她最近跟驸马闹得有些不愉快,你不要再提及他们的事情,免得让她伤心。”
 
    “嗯。”
 
    露华点点头。
 
    没有想到自己,在楚月跟叶寒之间造成这么大的隔阂。
 
    按道理来说,没了她,他们俩该是成双成对,幸福美满才对。
 
    露华瞥向叶寒,发现叶寒一直在盯着自己。
 
    眼眶猩红,似乎有话要说。
 
    露华便不动声色的移开视线,跟楚忠相互咬耳朵。
 
    没一会儿,楚忠便受不了她的诱惑,直接抱着她离开。
 
    一众人神情迥异的看着这场景,说不出来话!
 
    叶寒握紧拳头,越发觉得这个“莲妃”就是露华。
 
    叶寒随即找到伺候莲妃的几个婢女,询问着莲妃的生活习惯,发现并无异常。
 
    他便去调查莲妃为入宫之前的事情。
 
    却不想,这个事情被楚月知道,两个人大吵一架。
 
    “寒,你还想怎么折腾?那贱人已经死了,尸骨被你亲手烧掉的!”
 
    叶寒面色泛白,嘴角紧抿,不想理睬她,转身走出去,却又被楚月拽住了手腕。
 
    “寒,我们好好过日子行不行?忘掉露华,就当她从来没有存在过。”
 
    叶寒依旧不说话,脸色绷得很紧。
 
    忘掉露华?
 
    就当她从来没有存在过?
 
    他做不到!
 
    这一生,哪怕是死,他都不会选择忘掉露华。
 
    在他心里,从始至终就只有露华一个人!
 
    楚月看他默不作声,还以为自己的话说服他了,便靠在他肩膀上,拿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上。
 
    “寒,这里还有我们的孩子,你不希望他一出生就没有父亲吧?”
 
    叶寒垂目,看着楚月的肚子。
 
    这时他当时思念露华,醉酒后,将楚月当做露华,荒唐一夜后的结果。
 
    他轻轻蜷缩着手指,心情无比复杂。
 
    蓁儿是他的孩子,这个也是他的孩子。
 
    他无法狠心对待它。
 
    “楚月,对不起。”
 
    “寒,你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只要你以后不再犯糊涂就行了。露华她已经死掉,现在的莲妃不可能是她,你不要自欺欺人,放弃调查吧。”
 
    这事如果被楚忠知道,只怕叶寒又吃不了兜着走。
 
    在以前,楚忠宠爱她,她可以为所欲为。
夜寒露华浓
    但近些时日,她觉得楚忠对她越来越不满,甚至还曾警告过她,不准她再说莲妃的坏话,否则施以掌嘴之刑。
 
    她以前哪里有受过这样的委屈,跑到皇后娘娘那儿告状,结果也被皇后娘娘训斥了。
 
    在这深宫里,莲妃已经俨然成为第二个皇帝了。
 
    妃子们都要看她眼色行事,在她面前,甚至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楚月觉得不安,隐隐有种要变天的感觉。
 
    她只祈求,在自己生产之前,能一切安好。
 
    叶寒伸手抱住她,没有回答她的话,心里却依旧在执着于莲妃是露华一事上。
 
    只是,证明了这么一件事情,他又能做什么呢?
 
    想到这,叶寒自嘲的笑了笑。
 
    他已经不奢求还能跟露华再续前缘,只希望露华能够原谅他,哪怕是用生命去换她的原谅,他也愿意。
 
    没多久,王宫里传出来喜讯,露华怀孕了。
 
    楚忠高兴至极,大赦天下。
 
    夜幕来临后,露华正欲歇息,脑袋突然剧痛无比。
 
    痛得浑身颤抖,眼泪直往下落,模样凄凄,将楚忠吓坏了,慌忙招来御医,结果怎么查都查不出来病情。
 
    御医只好提议,请巫师过来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巫师赶来后,拿玉露仙酿在露华周身洒了一下,露华头痛之症微微缓解。
 
    倚在床栏上,双目晕染着润意,看的楚忠怜惜不已。
 
    “巫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启禀陛下,是有人在宫里大行妖邪之术,诅咒莲妃娘娘。若奴才没有猜错,下一次对方要的就是莲妃娘娘跟皇子的命。”
 
    “什么?”
 
    楚忠立即站了起来,满脸怒色,咬牙切齿道,“是谁胆敢害朕的爱妃跟皇子?”
 
    巫师拿着罗盘,左右看看,然后大惊失色,跪倒在地上,不敢言语。
夜寒露华浓
    “陛下,奴才不敢说”
 
    “你有什么不敢说的?”楚忠气急,“不管你说什么,朕都恕你无罪!”
 
    “那那奴才就斗胆说明实情,奴才根据罗盘推算,这谋害娘娘跟皇子的人正正在凤栖宫中。”
 
    凤栖宫,那便是皇后娘娘所在的地方。
 
    楚忠闻声,攥了攥手,安抚完露华后,带上侍卫,直奔向凤栖宫。
 
    皇后娘娘听到皇上来了,还未来得及高兴,便看见侍卫们蛮横地冲了进来。
 
    皇后大惊失色,“你们好大的胆子,谁准你们这样做的?”
 
    “是朕。”楚忠冷冷扫了她一眼,便命令侍卫将凤栖宫搜罗个底朝天。
 
    “陛下,你看”侍卫打开一个黑木匣子,露出里面一人偶娃娃。
 
    人偶娃娃上面写着岳莲儿,脑袋跟肚子上被扎满了银针。
 
    楚忠顿时恼羞成怒,重重甩了皇后一巴掌。
 
    “毒妇!”
 
    皇后懵住,反应过来后,立即拽住楚忠的衣袖,跪地哭着道,“陛下,这是假的,有人冤枉臣妾,臣妾根本没有做这样的事情!”
 
    楚忠一脚踹开她,抽出长剑,“朕早就知道你看莲妃不满意,却没有想到,你心肠竟然这般歹毒,明知道她还怀有身孕,还施加巫术诅咒她,你真是令朕太失望了。”
 
    “陛下,我=臣妾真的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陛下,这里还有个人偶娃娃”侍卫又赶紧将找到的另一个娃娃呈给楚忠看。
 
    楚忠看到,那个人偶娃娃上面写的正是自己的名字,顿时阴沉着脸色,将长剑捅向皇后娘娘。
 
    “毒妇,我先杀了你!”
 
    皇后娘娘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楚忠,口里涌出鲜血来,还想为自己辩解,可是却说不出来话,浑身抽搐。
 
    没一会儿,她便瞪大眼睛,停止了呼吸,死不瞑目。
 
    “来人,把这毒妇给我拖下去!”
 
    “是。”
 
    露华这个时候在婢女的搀扶下,走了过来,双目含着泪,掩唇惊惧不已。
 
    “陛下,真的是皇后娘娘做的吗?”
 
    “是的,爱妃你莫怕,这毒妇已经被我杀了。”楚忠赶紧搂着她,轻声宽慰道。
 
    “可是陛下,你不怕杀错人了吗?臣妾觉得皇后娘娘母仪天下,不像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露华娇弱的靠在楚忠的怀里,一双眼睛却透着摄人的冷光,嘴角勾起,阴沉沉的笑了起来。
 
    这出计谋,就是她故意设计的。
 
    皇后娘娘想除掉她跟孩子,那她就只好先下手为强。
 
    而且皇后娘娘是楚月最大的靠山,只有杀了皇后娘娘,她才可以慢慢玩楚月。
 
    “爱妃,你啊,就是心地太善良,总把别人往好处里想。”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