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抄袭,腾讯把自家前员工给告了

一世繁华 2018-08-13 阅读


腾讯把自家前员工给告了,因为抄袭。

近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判决手游《Mobile Legends》开发商——上海沐瞳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振华违反竞业限制,支付腾讯公司违约金1940万元。这是目前国内相关案件中判罚金额最大的案件。

值得一提的是,在创办公司之前,徐振华在腾讯工作了5年。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4月,徐振华进入腾讯从事网络游戏开发运营工作。担任过《植物大战僵尸Online》和《部落守卫战》的制作人,还曾任《轩辕传奇》运营经理。

2014年从腾讯离职后,徐振华成立游戏公司,推出《Mobile Legends》等手游。腾讯认为该手游涉嫌侵犯《王者荣耀》著作权,并起诉徐振华违反竞业协议。

乍一看,此案就是一桩普通的利益纠纷,并无太多亮点。但当山寨、抄袭、出海、困局等多种元素综合在一起时,一个立体的游戏行业现状就浮现出来。

山寨《王者荣耀》海外受宠

关于《Mobile Legends》,国内玩家可能对其了解不多,但在国外它可以称得上是一款热门手游。

据第三方数据显示,《Mobile Legends》已经拿下59个市场App Store畅销榜TOP10的成绩,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等东南亚市场能够做到收入前3,在韩国也稳定在畅销榜TOP50内。

▲用户询问《Mobile Legends》与腾讯的关系

而作为与《王者荣耀》、《英雄联盟》同类型的5V5 MOBA游戏,《Mobile Legends》被指在多方面存在抄袭。

▲游戏人物对比:上为《Mobile Legends》下为《王者荣耀》

2017年7月,《英雄联盟》开发商拳头(腾讯是其最大股东,持股比例92.78%)在美国起诉《Mobile Legends》的开发商上海沐瞳科技公司,并提供大量素材佐证《Mobile Legends》抄袭《英雄联盟》的事实。

▲拳头提供的技能对比图:左为《英雄联盟》

不过,美国加利福尼亚中央地方法院驳回了拳头的诉讼,理由是“Forum non conveniens”(可理解为法院不方便审理)。

随后,腾讯又在国内起诉上海沐瞳科技的法人代表徐振华,但这次起诉的并不是《Mobile Legends》侵权,而是徐振华本人违反竞业协议。

▲游戏画面对比:上为《Mobile Legends》下为《王者荣耀》

最终,上海法院判罚徐振华支付违约金1940万元。而关于腾讯起诉《Mobile Legends》侵犯《王者荣耀》著作权一案,法院也已受理,将于近期开庭。

抄袭事件业内频发

事实上,在游戏行业,抄袭、侵权的案列并不少见,有业内人士笑谈“如果你还没被抄过,只能说明产品不够火”。

2016年,《梦幻西游》开发商网易起诉多益网络《神武》侵权,获赔1500万元;

2017年10月,《守望先锋》开发商暴雪起诉4399手游《英雄枪战》及《枪战前线》侵权;

2017年12月,《地下城与勇士》代理商腾讯起诉4399手游《格斗猎人》侵权,获赔500万;

2018年4月,《绝地求生》开发商蓝洞起诉网易《终结者2》、《荒野行动》侵犯版权;

2018年5月,《绝地求生》开发商起诉《堡垒之夜》侵权;

可以看出,越是知名的游戏,被侵权的次数越多。对于一款游戏而言,取得商标权、著作权很容易,但想要对创新性的玩法进行保护却很难。

▲“吃鸡”玩法走红后,市场出现大量“吃鸡”类手游

当一种游戏玩法取得成功后,竞品公司会在此玩法的基础上重新架构出新的世界观、任务线、人物角色、技能动画等元素,此时,除了玩法相似,其他内容都不相同,很难将其定义为“抄袭”。

于是,可以看到《跑跑卡丁车》火之后,有了《QQ飞车》;《劲舞团》火之后,有了《QQ炫舞》;《绝地求生》火之后,有了《荒野行动》等一大批“吃鸡”类游戏。

但是,后出现的游戏并没有因为玩法与前者相似而受到负面影响,相反它们还抢占了前者的市场份额,甚至实现了反超。当前仍排在App store免费游戏榜前列的《QQ飞车》手游就是最好的例子,其“前辈”《跑跑卡丁车》已经玩家甚少,但它依旧风光无限。

▲《跑跑卡丁车》曾风靡一时

而且,就算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厂商抄袭,除了罚款外,对玩家的影响算是微乎其微。

2016年网易起诉多益公司的《神武》端游及手游侵犯《梦幻西游》电脑版著作权,网易认为《神武》从整个游戏架构、产品特征、游戏体系、门派技能、玩法、人物角色等各方面全面抄袭《梦幻西游》。

▲上为《梦幻西游》下为《神武》

而多益公司的创始人兼CEO徐宥箴正是《梦幻西游》的主创之一,此层关系为该案增添了不少看点。在大量证据的支持下,法院认为侵权成立,判决多益赔付网易公司1500万元,并停止侵权行为。

但是“停止侵权”并不是指要将侵权游戏下架或者关服,而是对有争议的地方进行删改。于是,在更新一些元素后,《神武》依然正常运营,玩家并未流失多少。

实际上,对于一款游戏而言,玩法是其绝对核心。为了让自家的产品更具竞争力,游戏厂商们一方面在“打击山寨”保护玩法,另一方面也在广纳人才进行玩法创新。

但玩法创新又谈何容易?在这方面大厂商和小厂商的差距就显现出来。

小厂商的困局

“今年,腾讯、网易两家巨头的收入将占全行业总收入的八成以上”,2018年China Joy,有游戏圈大佬这样预言。

▲一年一度的China Joy被称为“游戏盛宴”

在业内有种调侃,中国游戏公司除了腾讯、网易,剩下的统称为“其他”。今年上半年App Store中国区手游收入榜Top20榜单中,腾讯、网易共计有17款游戏入选,几乎“瓜分”了整个榜单。

相关人士表示,假设一个产品的研发成本两年前是1000万元,现在则要3000万元,小公司收入、拿到的投资均有限,和大厂同台PK压力很大。

而且除了资金、IP、版权、渠道这些显性资源外,在一些隐性资源上小厂商与大厂商的差距也日渐增多。

▲很多经典IP都被大厂纳入囊中,图为《圣斗士星矢手游》

网易游戏2019年校园招聘公告显示,2019年,网易“游戏设计师”岗位计划招聘150人,招聘院校为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浙江大学,香港高校,海外高校……获得过奥赛、ACM、MCM或是机器人大赛大奖是加分项。

▲招聘院校全为名校

值得注意的是,招聘院校后面并没有备注“等”字,可以认为,在一般情况下,网易游戏只从这些高校招人。

从概率上来讲,更好的高校意味着更优秀的人才,更优秀的人才产出更优质的内容。而且,一般情况下,平台越大对人才的吸引力也越大,对小厂商而言,由于很难招聘到顶尖人才,在创造力的源头,便已落入下风。

归根结底,商业上的竞争是人与人在竞争,面对大厂商更优秀的人才储备和资源储备,小厂商想要突破困局着实不易。

大厂商的焦虑

不过,小厂商有难突围的困局,大厂商也有自己的焦虑。最新财报数据显示,网易公司已经连续三个季度净利润出现下滑。

2018年第二季度,网易净利润为人民币27.25亿元(约合4.12亿美元),同比下降21.5%;

2018年第一季度净利润人民币13.37亿元(约合2.13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滑69.2%;

2017年第四季度净利润为12.86亿元(1.9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人民币36.83亿元下滑65.1%。

▲网易公司各季度净利润表

相比高位时40多亿元的净利润,网易当前27.25亿元的净利确实下降很多。而游戏产品的相对疲软或许是造成此种现象的一方面原因。

2016年网易推出的《阴阳师》《倩女幽魂》等手游,得到市场认可,在线用户数和净利润直线上升。但好景不长,随着《王者荣耀》等手游的相继发力,网易部分明星产品出现玩家流失,游戏带来的净利也在下滑。但通过本季财报来看,网易游戏已出现复苏现象,能否推出好的产品对其业绩影响很大。

▲《阴阳师》的日式和风风格受到很多玩家喜爱

不过,出现这种情况的并非只有网易一家。8月3日,投行摩根士丹利发布公告,将腾讯从中国大陆及香港股市的关注名单中剔除,有分析人士认为此举是因腾讯游戏缺少接力《王者荣耀》的重磅产品,增长放缓。

截至8月9日收盘,腾讯总市值3.5万亿港元。相比于今年1月的最高点476.6港元后,已经下跌了22%,市值蒸发1万亿港元。而且这种下滑趋势并未停止,瑞银发布报告称,预计腾讯第二季度游戏业务收入按季下降9%,部分现有主要游戏将流失占有率。

网民的使用时间被短视频、直播、社交等软件不断侵蚀,行业本身又没有很大突破,现在,很多游戏厂商都在吃老本。

▲短视频应用使用时长在不断攀升

“这些年端游没有好的作品产生”,网易高管在解读财报时坦言游戏产品的质量十分重要,这直接关乎着市场的容量到底是升还是降。

抄袭、竞争、焦虑、困局,种种元素交织在一起,勾勒出当前游戏市场的画像。在挥别暴利时代后,游戏行业逐渐走向平稳,竞争更加惨烈,但机会也并未消失。

好的产品才能留住用户,大浪淘沙方见各家本领。这个时代从来都不缺少入局者,但想成为“头号玩家”,还需“打怪升级”才是。

来源:本站原创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