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身阿里的饿了么,现在混得怎样了?

学无止境 2018-08-08 阅读


87日,路透社报道称,阿里巴巴考虑将包括饿了么、口碑等食品配送业务合并,并将就此募集30-50亿美元,该融资金额与近期传出的饿了么新一轮30亿美元融资相近,或为同一笔。如果消息属实,这将是饿了么并入阿里后的第一笔融资。

饿了么专注做外卖这件小事,迄今已经8年,这8年来,外卖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根据大数据监测机构Trustdata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美团外卖以59%的市场交易额领跑,饿了么36%紧随其后,百度外卖3%垫底,头部公司已经形成比较稳定的“631”格局。

自今年4月份阿里全资收购饿了么以来,已经过去了4个月。在这个争夺3000亿外卖市场的夏季战役中,从资本渗透、人事管理,再到如今的业务合并,饿了么能否重新崛起?

无限游戏下资本的耐心

在《有限与无限的游戏》这本书中,它把游戏分为两种:有限游戏和无限游戏。

有限游戏主要为了分出输赢,结束游戏,这也是商业竞争中最常见的形式;而无限游戏主要为了扩展边界,这在饿了么的发展曲线中得到了极大的体现。

天眼查的数据显示,从2011年至2015年,4年间饿了么共完成了7轮融资,投资人包括经纬、红杉、中信、腾讯、京东等多个资本巨鳄,饿了么和美团的补贴大战由此开始。

20163月开始,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开始投资进入,三轮战略投资共26.5亿美元,在业界看来,这是阿里控制美团失败后,打击美团,争夺外卖市场的重大动作。201842日,阿里以95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饿了么的血液里开始不断注入阿里基因。

毫无疑问,饿了么是幸运的。在发展遭遇瓶颈时纳入阿里系,饿了么除了能获得庞大的生态资源,还有巨额资金支持。在这个超过了3000亿人民币规模的中国外卖市场,资本可以支持一家创业公司,通过不断烧钱、补贴,去扩张自己的业务,去扩大自己的用户规模,去满足投资人的期待。

卖身阿里 利好还是利空?

20164月,饿了么和阿里开始接触,并获得阿里巴巴及蚂蚁金服共同给出的12.5亿美元投资。同年6月,阿里巴巴向饿了么追加投资4亿美元。

两轮投资下来,阿里的话语权在不断提高,饿了么创始团队的股权也被不断稀释。阿里2017年财报显示,收购饿了么之前,阿里共持有饿了么23%的股权,加上蚂蚁金服的持股,阿里系对饿了么持股达到32.94%,成为饿了么最大的股东。

随后,阿里全资收购饿了么。83日,饿了么法定代表人从创始人张旭豪变成了阿里王磊,这意味着收购事项接近收尾,饿了么跟阿里的融合渐入佳境。

一时间,创投圈议论纷纷,普遍将该笔收购描述成——饿了么对资本的无奈。但是,公司被收购,就意味着失败吗?或者说,在创业过程中,放弃独立发展,有没有高下之分?

1.对创始团队来说。被收购意味着公司易主,说白了就是老大要换人了,收购方空降高管,原管理层大换血只道寻常,从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调任饿了么董事长和阿里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阿里王磊接棒饿了么CEO就可以看得出来。但是从商业角度来看,公司被收购,不一定就意味着失败。例如,当公司遭遇资金链断裂,或者恶意控股等,寻求收购是正确的商业行为。如果收购金额高于或等于公司市值,怎么能说是失败呢?

当然,如果创始团队将带领公司走向上市作为自己的人生理想,下半辈子就只干这么一件事,我们认为还是应该保持独立发展,因为没有什么比上市敲钟更酷的了。

2.对普通员工来说。调职和任免一般限于管理层,对员工而言影响不大。

如果双方的经营范围没有竞合,而是处于产业链上下游或业务互补的关系,为了维持日常运营,创造更好的业绩,一般不会出现剧烈的人事变动。

如果双方的经营范围存在竞合,例如美团和大众点评,剧烈的人事变动则在情理之中。例如,饿了么与阿里的口碑,在生活服务领域就存在着业务重合。因此当王磊空降饿了么CEO,就深度介入饿了么组织架构,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造和整编

3.对员工股权 / 期权来说。

1)如果员工期权还未成熟,收购公司可能取消附加在员工股权 / 期权之上的条件,比如分期行权、业绩达标等等,提前成熟,员工可直接认购公司股权;当然,收购公司也可能直接将之作废。

2)如果是股权或已成熟的期权,则直接归属于员工所有。由于原公司被收购方控股,独立上市机会渺茫,继续持有原公司的股权,难以对员工产生激励作用。因此,对于这部分股权 / 期权,收购方一般会对其进行估值,并通过现金回购或者按照一定的比例转换为并购公司的期权。

看到这里,可能有朋友会觉得,饿了么卖身阿里,似乎一直是阿里在主导,而饿了么只是个待宰羔羊?

深入新零售 重获新生机

是的,我们都知道,阿里的钱很强势,但饿了么开放自己的命脉,除了换来了阿里的投资,也换来了阿里的流量。

中国已经进入了消费升级的时代,在扩大市场规模上,饿了么确实需要向它的老对手美团学习,把吃喝玩乐都覆盖到,抵达产业链未触达之处,资本故事才会精彩。作为一个生活服务综合平台,饿了么必须以一个高频的生活领域作为切入点,本地生活最高频的活动是吃,吃最高频的方式就是外卖,全方位的外卖,就是饿了么的硬核和金线。

相信很多用过饿了么 App的朋友都发现了,首页模块增加了下午茶、宵夜、果蔬生鲜、商店超市等入口,这就说明,现在的饿了么,早已经超出正餐吃饭这些范畴,变得更加多元化。

饿了么并入阿里后,通过和盒马先生等生鲜水果电商协同,不断扩大品类;饿了么专注到家,口碑专注到店,二者相互契合,就更容易实现“30分钟及时送达“3公里理想生活圈。例如,此次新入伙的星巴克选择饿了么作为唯一外送三方平台,很大程度上看中的是阿里的品牌矩阵、大数据。

当用户意识到自己时间到宝贵,饿了么的服务足够优质和便捷,用户黏性就会相应提高。

身经百战 启动内功竞争

2010百团大战,到2018年新一轮的夏季战役,外卖市场的竞争已经常态化。上半场大家更关注流量的获取,下半场则是服务品质的提升。

外卖初期的竞争是显性竞争,与补贴、折扣、优惠直接相关,也就是那个每天领红包的年代。过去的用户体验,更多是指线上的产品体验,例如页面打开的速度和回复的速度,单纯做线上就能有质的飞跃。

然而,现在的竞争是隐性竞争,是企业内功的竞争,是效率、质量等方面的竞争。当线上带来的市场能看到天花板时,公司转向线下和线上融合,探求一站式用户体验,就是必然的演化。如何做到高品质、精细化的服务,如何更好地将线上和线下结合起来,是所有互联网公司或者生活服务平台都要考虑的议题。

总结来说,饿了么背靠阿里,确实是一个新的起点。但除了资本、部分技术合作以及订单的让渡,双方需要更全面的融合。外卖这场战役将如何继续?这一切又将对外卖市场带来什么深远影响?让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本站原创

声明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或转载于其他网站,本站不以此文作为商业用途
如有涉及侵权,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及作者。